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到这里,司徒媚眉梢微动,抬手的瞬间,却被洛倾尘猛然一推。

    她踉跄的后退了一步道:“你你竟然敢推我?你是哪个族的?还是野生的?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洛倾尘冷眸一敛,语气之中带着极尽的冰冷道:“既然是敌人,又何必装模作样,我看着也恶心!”

    “洛那个谁!”容暗朝着她竖了个大拇指道:“我第一次看你感觉有那么点顺眼!”

    “彼此彼此!”洛倾尘眸子微眯,眉梢微动。

    “好好”司徒媚眼眸瞬间变得狠决看着她道:“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音落,她便从圣罗大殿一身金灿礼服瞬间一脱,里面是一件哥特暗夜长袍。

    “有本事出来,有本事别让人插手,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司徒媚脑袋一转,眼眸中闪过一抹别样的情绪。

    洛倾尘纵身一跃,褪去淡紫色的服饰,一身月白色长袍,眼底冰冷无比。

    “我告诉你,别说你的容冷陌的女伴,就算你今天是他的妻子,他也只会站在我这边,你明白吗?”司徒媚冷哼一声道:“不信,走着瞧!”

    话音一落,司徒媚迅速向她攻击而来,眼底一片血杀,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杀意。

    洛倾尘自然不惧她,在这个地方肯定不能用金符,但她有玲珑戒!

    顷刻之间,玲珑戒一挥。原本的金光变成暗红色的光芒,似是戒指本身具有灵性,知道这个地方不能出现金色。

    “啊”只听司徒媚一声惨叫,看来某一个方向直直的倒了下去。

    但那个方向的人,却没有上前接住她。

    接住她的人,是她所谓的前未婚夫容冷陌。

    “你在干嘛!”容冷陌二话不说,右手骷髅铜铃发出极大的声响,看向洛倾尘道:“你竟敢伤她?”

    洛倾尘的眸子里有那么一丝浅浅的变化,先前还在她耳边小心交代的容冷陌。转眼就好似变得她根本就不认识,大抵这就是源于他们只是利益关系在一起的伙伴。

    “那又如何?”洛倾尘没有做丝毫辩解,因为她知道她和容冷陌本就不可能成为朋友。

    那么误会不会误会,便没有那么重要。

    “我会杀了你”容冷陌抬着眸,眼底一片血色,看着洛倾尘一字一句的说道。

    “尽管来”她眸子的阴霾似是能将周围的人冻住,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话。

    “哥”容暗实在看不下去,怒吼一声道:“她丫的司徒媚先动的手,你让洛你让她站着去死啊!”

    说罢,他转眸看向司徒媚道:“技不如人请不要下战书,丢人现眼的吃香太难看!”

    容冷陌一愣,看着司徒媚闪烁的眼眸,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

    下一秒,司徒媚急忙逃开他的怀抱道:“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不必插手!”

    金娇有些不情愿的小声嘀咕道:“这句话说的多么的高风亮节啊!刚才对方被冤枉的时候,明显不想说实话!”

    “你闭嘴!”司徒媚九节鞭一挥,直接在金娇的脖子上打出一个血痕道:“你别逼我连你一起解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