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往后的半个月,她只要照到有关于镜子的东西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滚。

    好像在看一具焦尸的那种感觉,全身没有一块皮肤完好,脸更是烧焦的分不清男女

    系统,你给我出来!

    宿主请说。

    你记不记得你以前给过我什么花容丹,能不能在给我一个!

    花容丹是特殊道具,在商城内不开放售卖。

    洛倾尘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已经兑换了玲珑戒,本身大抵也没什么兑换值。

    即便商城贩卖花容丹,她大概也买不起

    系统,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闭了闭眼,眉心轻轻蹙起,似是在回忆什么很痛苦的过去。

    宿主是想知道为什么男主对你的好感度变成零了对吗?

    我想我应该已经知道了他不记得我了对吧?

    准确来说不能说单单不记得宿主,他所有作为平凡人的渡劫,都不曾拥有记忆。

    嗯,知道了。

    她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在多说话,而是捧起面前一碗很苦的药,一饮而尽。

    “啧啧啧”无忧走了过来笑道:“今天不喊着药哭要吃蜜饯了啊!”

    “心凉。”她苦笑一声道:“原来,这就是我要经历另一个人生的原因。”

    老天爷,够狠,够绝,够残忍!

    虽然心里很难过,但是该做的任务终究要继续,该爱的人也不能因为他的失忆而放弃。

    在这间草屋和无忧相处的这半月有余,她似乎觉得眼前这个老者,并非是个坏人。

    至于他为什么要杀惜尽夜,大抵这是他作为一个猎血师的使命吧!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麻雀是飞不上枝头的,除非你让自己变成凤凰。”无忧缕了缕胡子,看着洛倾尘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这个样子,还能变成凤凰吗?”她自嘲一笑道:“我大概连个麻雀都不如吧!顶多算是一个烧焦的麻雀”

    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她想过天劫过后所有的可能性。

    甚至想过她和原主一样一名呜呼,至少她经历过七个月的相许也值得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和惜尽夜之间的结局,竟然是这样

    “不不不”无忧指了指她手里的戒指道:“你有这个东西,就能够超越我,成为这个世间最强大的猎血师。当你站在高位的时候,想要谁注意到你,都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洛倾尘微微低眉,看了一眼右手上的玲珑戒。

    它似乎也已经整修完毕,周身泛着淡淡的金光。

    “它有什么用,难不成有一个戒指就能成为所谓的猎血师吗?”洛倾尘耸了耸肩,眼眸里带着淡淡的质疑。

    “那是自然”无忧缓缓抬起右手,掐指一算,眼眸中闪过一抹精芒道:“这件东西不来自于这个世界,但它却能够和金符相呼应。”

    洛倾尘微愣,这一瞬间的惊讶显然将之前的质疑一扫而空。

    这个竟然真的能算到玲珑戒不属于这个世界,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

    “继续说”她单手托腮,打算听听看他接下来怎么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