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不会”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镯子收进自己的兜里,走上前来从背后抱住她道:“我所在意的人马上就是我的新娘了,我又怎么会和一个镯子吃醋。”

    他的拥抱很温暖,深邃的眼眸带着一抹侵略的炙热。

    不知该怎么形容,大抵是因为天劫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体内的那股血族的力量已经有些一直不住了。

    婚礼很顺利,每一个人的笑脸,每一声的祝福都在告诉着她,她的日子有多么的幸福。

    他牵着她的手跨过火盆,跨过喜娘口中的前世今生。凉凉如水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从此以后你便要跟着我走了。”

    她没有回应,只是淡淡一笑,内心百感交集。

    “不愿意吗?”惜尽夜见她不说话继续道:“不愿意的话,那就让我跟着你走吧!”

    她闻言,指尖微颤。却能感受下一秒的时候,他牢牢的握住了她的手心。

    叮好感度加三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

    她不禁嘴角一扬,成亲就是不一样,好感度都蹭蹭蹭的往上涨。

    成亲之后的日子他几乎每天都和她呆在一块,就连白芍都落得一个清闲。

    “哎呀,你这个眉画歪了啦!”洛倾尘挤眉弄眼了一番道:“丑死了,今天不想出门了!”

    “今天有娘子最喜欢的糕点品鉴大会,你真的不去吗?”惜尽夜一边小心翼翼的帮她擦去画坏掉的眉一边道:“真好看!”

    “哪里好看了?”洛倾尘轻轻摸了摸道:“感觉这眉,好像江洋大盗”

    “傻瓜!”他摸了摸她的头道:“我觉得好看就行。”

    这整整七个月的时间,在汕城无人不知首富惜万一的独子惜尽夜是如何宠爱自己的妻子。

    民间传言,但凡是惜夫人想要的东西,想吃的东西。即便十万里远的地方惜公子都不惜一切代价送到她面前。

    如果人生可以算一个支点的话,这七个月的光阴一定是她这一世,最幸福的日子。

    “轰隆”一声巨大的雷声,惜尽夜用力的抱紧了她的腰际。

    “多大了害怕打雷。”洛倾尘故作轻笑一声,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

    其实她知道,他为什么害怕。天劫将至,所有的吸血鬼都怕打雷。

    这几天惜尽夜总是做噩梦,每每半夜惊醒,都会抱着她许久。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她总会轻轻的拍着背,在他耳际边上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

    同一时间,不夜城。

    容冷陌站在月光之下,右手骷髅铜铃带着清脆的声响,银白色的妖狐面具之下是一张绝美清秀的脸。

    “事情都办好了吗?”他转动了一下手上的铜铃略带妖娆的声线缓缓响起。

    “是,都办好了哥。”容暗嘴角勾勒起一抹阴毒的笑意俯首道。

    “嗯。”他轻轻点了点头喃喃道:“是时候让无忧先生知道,他当年所赠予碧落剑的那个人,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怪物?”

    “放心吧哥,那个惜尽夜一定会在天劫之日魂飞魄散”容暗眸子里带着一抹暗红,阴沉道:“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加上第一猎血师,他不死也难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