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怎么样不敢说话了吧!”容暗冷声道:“今天老子高兴之吸一个人的血,明天老子要是不高兴,说不定就吸一百个人!你要怪就怪汕城里我们不夜城太近,美味就在眼前,岂有不享用的道理!”

    “废话少说”惜尽夜皱了皱眉,将金符拿在手上道:“一起上”

    “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音落,容暗舔了舔嘴边的鲜血道:“跟狗一样的猎血师,去死吧!”

    吸血鬼对猎血师的憎恶就犹如小偷对捕快的憎恶,世间完全对立的两派。

    不是你生,就是他死。

    容暗的速度很快,但惜尽夜的速度更快。

    刹那之间,惜尽夜的金符绕成一圈,将他们团团围住。

    容暗在这一瞬间就被金光刺的睁不开眼,即便他在想进宫,在一片金府之下,他就是一个瞎子。

    只能凭借气味找寻惜尽夜的位置

    “哼”下一秒,只见惜尽夜冷哼一声,拔出腰间的碧落剑,朝着容暗心脏的位置刺了过去。

    碧落剑他的师傅,也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猎血师无忧先生在一年之前赠予给他。

    此剑在对付妖魔之物包括血人在内,都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刺穿心脏,必死!

    容冷陌右手骷髅铜铃一挥,金符的光芒稍稍有些许的减弱,让容暗晃过了神。

    下一秒,他张开獠牙朝着惜尽夜的方向攻击而来。

    这气势,仿若下一秒就要咬断他脖子一般的汹汹。

    洛倾尘冷眸一敛,右手一挥,玲珑戒的力量直接将容暗打倒。

    容暗毫无抵抗之力,鲜血一吐,直直的倒在地上。

    这一次她的力道很重,不像傍晚那会儿。

    因为那时候他要杀人是未遂,而现在是已遂。

    刹那间,屋檐之上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洛倾尘的身上。

    有探索、有不解、有愤恨。

    但她倚着一轮月色,神色淡淡的看着带着白狐面具的人道:“我知道你是谁,但你却不知道我是谁?光凭这一点,不需要打,你就已经输了!”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十。

    ?

    这里的好感度指的是没有记忆的惜尽夜对我的好感度吗?

    是的!

    顷刻之间,缠绕在容冷陌右手骷髅铜铃一震,发出犹如哀嚎一般刺耳的声音,似是惧怕某样东西,颤颤发抖

    容冷陌负手而立,看着面前的洛倾尘,眼底一片探索之意。

    他能看出来她和普通人不同,左手上泛着淡淡金色光芒的戒指证明了一切。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但地上的容暗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足以证明它的强大。

    良久,他别有深意的一笑道:“我们会在见面的。”

    音落,他右手一挥见地上的容暗抓了起来。一个漂亮的转身,化作一片拥有强大力量的学蝠,遮蔽了所有的日月。

    “哇,惜尽夜好帅啊!”

    “不亏是汕城第一猎血师,刚才他的样子,哎呀好害羞”

    “都怪刚才阁楼里的光线太暗,不然的话我一定看一眼就能认出惜公子!”

    “瞧你吹的吧!刚才他和血人打架的时候,你跑的多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