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语中的,惜尽夜显然浑身一怔。他的确不知道自己是谁,醒来以后脑袋中只有三个字猎血师。

    他对于金符之类的东西特别的敏感,对付普通的血人绰绰有余。

    但大抵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记得这具身体以前所有的记忆。

    “你好,洛府三小姐洛倾尘。”她轻轻一笑,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夕阳的余光照耀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好似好看的会发光。

    惜尽夜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将手中的金符放进袖口道:“猎血师惜尽夜。”

    “我知道。”她微微颔首,看了一眼天色道:“时候不早,不如一起吃个饭。”

    惜尽夜本想拒绝,但脑海里浮现的那句我知道你是谁,以及身上奇妙的感应,却让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两碗清粥,几个小菜。

    台上唱的是一曲恨别离,可歌可泣,引得在座之人纷纷鼓掌。

    洛倾尘替惜尽夜倒了杯酒道:“惜公子作为一名猎血师可知这世界有一种术数叫做返魂?”

    他抿了口酒,面色淡淡,看不出喜怒。但却一饮而尽道:“嗯。”

    返魂之术,逆阴阳,乱五行。天界人魔除了天劫的返魂,都必将遭到反噬。

    “那你可相信前世今生?”洛倾尘抬了抬眸,继续追问道。

    “洛姑娘这话题跳跃性倒是很快”他按了一下她的酒杯道:“今日汕城不太平,姑娘还是不要饮酒过多。”

    “原来惜公子还这么会关心人?”她轻笑,指尖稍动,他便猛然收手。

    这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心脏跳得极快。前所未有的悸动在酒意和小曲中散发开来。

    他似乎自己也对自己的举动感到不可思议,好似对方和他已经认识了好多年。

    他们似乎在遥远的前世形影不离,他似乎那么的依赖她,信任她。

    “我”

    “啊”戏台上一片惊呼,惜尽夜想说什么立刻戛然而止。拿起手中的碧落剑便冲了上去,只见月光之下,头顶的房瓦之上站着两个人,一个人正是早上所遇见的容暗。

    此时的他正在吸食一个年轻女子的鲜血,而站在他身边的男人,带着银白色的妖狐面具,面容看不真切。

    洛倾尘追随这惜尽夜的脚步,利用玲珑戒的力量,身体轻轻一蹬。一抹淡淡的金光就将她送到的房顶,就好像是轻功一样的自如。

    晚风拂过脸颊,空气中夹杂血腥和危险的气味。

    容暗将手中刚刚断气的女子一扔道:“表哥,就是这一男一女,今天阻挡了我的道路!”

    容冷陌眯了眯眼,看着眼前的惜尽夜,眼眸微怔。

    他竟然一百岁都可以历经天劫,而如今他已经一百岁了,容族还是没能算出他的天劫。

    不夜城,在惜尽夜没有出生之前。他就是一个天才的存在,二十八岁的他曾迎战六百多岁的惜龙绽,并且丝毫没有逊色。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出现,就是让不夜城易主的最好说明。

    却不曾想过,不到十年。一个比他更变态的少年,飞速的成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