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巫族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上凤羽台的凡人只要不犯错,即便是皇子或是巫祝都是不能随便将其赶走。

    所以即便兮萦算到了她的到来,也不能立即将她赶走。

    “巫祝大人,那个那个侍女不是我们给灵朽大人挑选心脏的容器吗?”兮萦身边的侍女双双一脸惊恐的看着她问道。

    “闭嘴!”兮萦半眯着眼,整张脸都变得有些扭曲。她咬咬牙道:“或许,只是长相相似的人罢了。”

    “那大人的骨符怎么能算到今日会有大劫来到凤羽台呢?”双双一针见血的话让兮萦面色一怔。

    的确,骨符画咒,她从未失算过。

    眼前之人就是那个三年前被她亲手挖掉心脏的容器,可她身体周遭毫无灵气,一个没了心脏三年的凡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是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前几日来到凤羽台做客的兽人迟风他还在吧?”兮萦眼眸一敛,冷漠中带着一丝阴狠。

    “那个说要来投靠灵朽大人的无赖?”双双想了想一脸嫌弃的说道:“在呢,在西厢房住着。他根本上不了灵朽大人的星辰殿,就那他点灵力,飞到一半就掉下来了,更别说通过灵朽大人布下的诛神阵了。”

    兮萦面色一冷,嘴角带着一抹阴冷的笑意:“你等会让去找个那个凡人的东西,施迷咒。然后在迟风的饭菜里放点那个东西然后,将他带去东厢房。有迷咒物件指引,他自然会准确的找上那个凡人,将她”

    双双看着她的眼神立刻会意附和的嘴角一扬道:“大人高招,一个不干净的女子是不能留在巫族的。”

    “双双,这你就错了。”兮萦轻笑道:“一个跟男人当众做出苟且之事的女子,才不能留在巫族。两情相悦的男女,我们巫族是予以真心的祝福。可别让外人说我们,不懂情理!”

    “是,大人。”双双的瞬间无比的尖锐,嘴角笑意更浓!

    东厢房是两个侍女一间房,洛倾尘和另外一个女子同一间。

    这巫族给凡人的待遇还不错,屋内虽没有金银细软,但好在整齐干净。床铺是古石制造而成,深绿色中带了一点月白,看上去格外的幽寂。

    一面古色古香的屏风,两站落地的清心台,里面的幽幽烛火,点亮了整间厢房。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幻雨凝收拾好自己的床褥,就跑到屏风的另一边,帮这洛倾尘收拾。

    她转眸,看着眼前的女子。她身穿一袭碧绿色长裙,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绿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正巧与那张圆嘟嘟的脸颊,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格外的相衬。

    “洛倾尘。”她嘴角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对眼前女子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虽说人不可貌相,但她觉得圆脸微胖的姑娘,总是特别的充满了灵气,心地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叫幻雨凝,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她浅浅一笑,露出一对淡淡的梨涡,俏皮可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