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似乎能从他眼底感受到一抹淡淡的绝望,只见他缓缓抬手,手枪最准了她的心脏。

    不是别的位置,就是心脏!

    “对,就是这样。最准了她的心脏!然后砰”金文丹笑容更甚,好似是一朵看在雨林深处黑暗的花,在这样一瞬间就能绽放开来。

    洛倾尘耸了耸肩,咚的一声将手枪丢到了地上,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他。

    她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只见有些微微的颤抖,无神的眼眶里因为出现了她的倒映,而变得有一丝的清澈。

    “亲爱的!杀了她,你就是我心中最伟大的r!”金文丹娇嫩的声音在左木染的身后响起,带着血腥的味道,让人忍不住胃里一阵翻滚。

    溶血之数,的确强大。

    “你不能杀我!”洛倾尘微微颔首,天上隐隐飘下鹅毛雪花,带着一片冷冷的寒意。

    她深吸一口气,眼底泛着一抹极淡的雾气看着左木染道:“因为我是最爱的那个人。”

    只此一瞬,她能感觉到左木染的身子震了一震,他握紧手枪的手开始颤抖的更加厉害,原本毫无表情的脸,竟然皱起了眉头。

    身后的金文丹咬了咬唇,继续拿出怀中的刀子,一刀滑下自己的手臂,然后猛的一吸。

    她满嘴是血的对着左木染下达命令:“开枪,开枪,开枪!”

    左木染闻言,眼眶里的血色瞬间漫了上来,像一个嗜血的丧尸,眸子里尽是杀戮。

    下一秒

    “砰”一颗子弹稳稳的擦过她的肩膀,子弹打在身后的沙丘上。

    洛倾尘闷哼一声,手臂的血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她嘴角轻轻一样道:“你说过,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会保护我!不死不休”

    她不知道该让他如何醒过来,但是她很清楚,她不可能对他开枪。

    今天无论左木染是死在这里,还是要攻破这扇门,她大概都看不见了。

    她能感受到他眼底的颤动,她知道他也在很努力很努力想要冲破黑暗,她知道只有她能帮他。

    “你凭什么让他保护你”金文丹怒吼一声,身后的日寇似是感受到了她的努力,跟着宣战的起来。

    她不服!她明明将自己的血和毒液混合,打进了左木染的身体里,明明已经对他进行了绝对的催眠。

    可为什么眼前的左木染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犹豫,他的开枪皆没有打中他们的要害。

    当面对洛倾尘的时候,更是再三的犹豫。

    他是她专属的破甲人,他一辈子只会听从她的命令,没有人可以取代!

    洛倾尘冷笑了一声,眸子里带着一抹淡淡的不屑道:“凭他喜欢我,凭他是我的未婚夫,凭我们这辈子真心相爱。你就算用尽多少卑劣的手段都无法插足,可明白?”

    “你”

    “金文丹”洛倾尘冷笑一声继续道:“你在他身边整整六年他都没有爱上你,我和他相遇整整六天他就大红花轿娶我过门,你知道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吗?”

    大抵也就是在这一刻,她觉得的所谓的女主光环有多么的重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