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到三秒钟,左木染眸子四周布满了血丝,杀气充盈,细细绯红的威力,像一朵绽放的鲜红牡丹。

    金文丹在这一刻惊呼了起来,她的神情里有些许的担忧,但更多是兴奋。

    她一直只想到让洛倾尘成为她的破甲人了,却不曾想说让左木染成为她的破甲人。

    如果是左木染,那她不就可以得到他,和他永远在一起了吗?

    正当她想到这里,玄铁门再次被打开,左齐约带着一十一编制军冲了进来。

    此时的左木染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双眼聚焦困难,就连呼吸都显得十分的急促。

    “左少帅”

    “木染”

    左木染看了一眼被针孔刺穿的右手,暗黑粘稠的血液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下一秒,他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双眼睛闭的洛倾尘。

    一颗心咚的一声,难受到死。

    他大抵知道自己中毒了,但是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只知道自己的脑海里还是层层重叠,全部都是金文丹的脸。

    “带倾尘走”这是他在完全失去意识以前说的最后四个字。

    洛倾尘似是在混沌的世界里听见了这四个字,很用力很用力。

    好像是咬着牙,渗出了血拼死说了出来。

    “砰砰砰”下一秒,整个地牢陷入了一片混乱的抢战。

    最终金文丹打开地牢的密道,将铁笼里所有的破甲人放了出来。

    虽然他们还没经过溶血,但是他们都是合格的破甲人,会听从特殊的指令。

    而这其中左木染是最特殊的以后,他只会追随着金文丹血液的气息,只听从她一个人的命令。

    而这一切的一切,还是洛倾尘躺在床来,醒来之际正好听见的。

    “报告左上尉,地牢已经完全搜寻,并未找到左少帅的声音。一十一编制军已经沿着密道继续寻找!”其中一个哨兵走了进来报告道。

    “嗯”左齐约紧紧的皱着眉头道:“左少帅中的毒了解清楚了吗?”

    “据研究所给出的数据,地牢空气中散发的成分应该是毒麻,一种麻痹人的神经,让人昏昏欲睡产生幻觉的**。而左少帅”那人似乎有些颤颤,说到这里的时候语句顿了顿。

    左齐约眸子一愣道:“说!”

    “是,上尉!”哨兵继续道:“我们抓回了一个红眼睛毫无意识的人,他从头到尾直说了三个字破甲人,研究所根据他的n发现,他体内的血液和一种毒液相混合,产生不可估量的病毒,大脑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你的意思是,左少帅也是中了这种毒?”左齐约双手愤怒敲了一下柱子道:“日寇竟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病毒实验。”

    “我想,我们就应该担心的是”洛倾尘缓缓起身,面容一片苍白,但眼神却无比的清澈笃定。

    她看着左齐约继续道:“柰子小姐创造这些破甲人不过是为了更轻松的攻下安宁城,而如今左木染都成为了破甲人,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破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