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玄铁地牢。

    三天的被困已经让洛倾尘完全睁不开眼,脑袋里混沌一片,她就连和系统意识都已经没有了。

    当地牢的们再次被打开,走进来的是北川教授以及金文丹。

    “去看看她吸入的毒麻够分量了吗?”金文丹透过口罩对旁边的北川说道。

    北川走了过去摸了摸洛倾尘的脉搏,随后翻开她的眼皮道:“呼吸非常的微弱,不出十个小时就会死。再过五个小时,就是最佳的注毒溶血时间。”

    “很好!”金文丹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绝佳的笑意道:“很快,她就会成为我的破甲人,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

    “既然文丹小姐打算让她成为你的破甲人,那我们会回去采血吧!”北川显然也十分兴奋,满脸泛红,嘴角自始至终都是扬起的。

    毕竟,这是他这些年所研究最大的一个项目。如果不是清人如此的懦弱,他们也不可能找到那么多试验品,调整好毒剂的准量。

    “好。”金文丹半眯着眼,看着倒在地上的洛倾尘,眼底一片骄傲。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都斗的过她,什么洛府千金,什么神枪手,什么左木染的妻子。

    不,很快她就什么都不是。她只是一个破甲人,闻到她的血和某种特定的声音,就会为她拼命的破甲人。

    没有思想,没有灵魂。

    就是一个和垃圾一样的活死人。

    躺在北川教授的实验室,但枕头刺入血管的那一刻。

    她听见了咚的一个声音,冰凉的针管进入炙热的血管里,抽搐她滚烫的血液。

    那样的刺激,那样的让人兴奋。

    北川将她的血液采集好,拿起手里早就准备好的蓝色玻璃导管,大笑了两声道:“柰子小姐看见这样的你,一定一定会非常的兴奋。

    前几天整个大日馆核心内部人员都在会说,金赫先生同父异母的妹妹为情所困,想要策反日军。

    这个声音一出,柰子小姐就削去了她手上所有的权利。

    而今看来,传闻终究只是传闻而已。

    三个小时,溶血的剂量发酵完成,金文丹亲自给左木染写去一封信。

    信件上的语气,句句诚恳煽情。

    她一定要让左木染亲眼看见,洛倾尘成为她的破甲人。

    看见她扒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着他在所有男人面前做不堪的举动。

    这一生之听从她一个人的命令,只要想起来,就觉得很有趣不是吗?

    当左木染接受到信件的时候,眼底一片凉意。

    左齐约抬头看着他道:“怎么说?”

    “她同意了!”左木染蹙了蹙眉道:“她说她相信我,让我亲自去带走洛倾尘。她说这是她给我的最后一件礼物,从此我们就是敌人。”

    左齐约有些不可置信的皱了皱眉道:“她真的这么说?不需要我们带人质去交换?”

    但凡看见金文丹日记的人都应该知道,她对洛倾尘的恨已经到了一种很极限的地步。

    她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松的让左木染带走她好不容易转走的洛倾尘,真的有点奇怪!

    “嗯”左木染冰冷的眸子深不见底,简简单单一个字都带着极冷的语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