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包围了金府,将所有有用的信息以及金家人,全部带回来!”左木染黑眸一沉,眼底带着一片冷漠。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用这种人质换人质的方式,与敌人正面交锋。

    以前的他不耻这种行径,但眼下洛倾尘在他们手上,他别无选择!

    “是,少帅!”

    三个时辰以后金府被抄,一十一编制军从金文丹的房间里搜出了各种通敌卖国的证据。

    原来她从六年前进入左木染军队的那一刻起,她就是内奸。

    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是半个日本人,而那个所谓的异母就是日本大规模侵略平南地区的总指挥官柰子小姐。

    金文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清人,父亲在很早的时候被清官诬陷而死。

    她对清人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仇恨,无论如何都无法消除。

    但她遇见了左木染,内心的天秤一度的摇摆。

    她所喜欢的那个男人是那样的优秀,那样的拥有爱国情怀。他们的体内留着是都是黄皮肤的血,或者她可以成为站在她身边唯一的人。

    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或许而已

    洛倾尘的出现让她知道了一向冷静自制从未谈过儿女私情的左少帅变了。

    他变得非出战时期并不是每天无止尽的穿绿色的迷彩服,他变得会在某个街角等着那个女孩的出现。

    阳光底下,他就像是一道耀眼的光。但金文丹很清纯,那抹光不属于她,也永远都不会属于她。

    那么,既然她得不到,她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绝对不会,即便背叛自己的灵魂

    “这些都是金文丹和通敌卖国的信件以及她的一些日记。”许正梁稳稳的站直了敬礼道:“报告少帅,我愿意与少帅一同前往,缉拿缉拿卖国贼!”

    “给日寇那边传去一则消息”左木染眸子一冷道:“金府上下十八口人命,我换一个洛倾尘。”

    他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似是泛着一抹黯淡的光。

    当金文档收到左木染传来的消息之时,她的表情是震惊的。

    从前的左木染从来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是那么的正直,那么的有原则。

    而今,他竟然用他们家十八口的人命,换一个洛倾尘

    “妹妹,你抓回来的这个女人看来对左少帅真的很重要。”金赫冷声一笑道:“她会成为我们的一张王牌,毕竟左木染不可能动金家的人。”

    “不”金文丹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他会。”

    现在的左木染和以前的已经完全不同,他的执念深根已经发生了改变。

    在他眼里,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组织他救洛倾尘。

    “难道我们要把她送回去?”金赫不甘心的说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左少帅的软肋,妈妈会生气的!”

    “我知道柰子小姐一直认为左木染是一个毒瘤。”金文丹半眯着眼,目光之处带着阴毒,冷哼一声道:“但是溶血实验不是已经成功了吗?”

    “你你想?”

    “我要让洛倾尘成为专属于我的破甲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