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的左木染已经不眠不休的整整三天,城里城外所有有可能藏身的地方他都找过了。

    就是没能发现洛倾尘的半点身影。

    “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左齐约不忍的皱了皱眉头,心底有点担心自己的弟弟。

    毕竟,没有人是铁打的。在这样下去,洛倾尘还没找到,左少帅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

    “砰”一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的握住拳头,砸了下去,红木的桌子裂开了一条缝。

    “她生死未卜,我有什么资格可以休息?”左木染眼眶里布满的血丝,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究竟在哪,究竟在哪里!”

    按照轿子最后失踪的位置,方圆二十里内他就差没有绝地三尺了。

    “有件事我一直还没告诉你。”左齐约皱了皱眉道:“金文丹不见了。”

    她失踪已经整整三天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金文丹?”左木染眉心一蹙,脑海中瞬间闪过当时在左公馆她朝着洛倾尘开枪的样子,那五颗实弹足以证明,她想要洛倾尘的命。

    “是啊!”左齐约耸了耸肩,轻叹道:“你这几天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我就只能帮你调查一些边边角角的东西。”

    毕竟,左齐约还是很感激洛倾尘曾经的救命之恩。虽然不如自己的弟弟疯狂,但也是用尽心力在寻找。

    “有什么头绪吗?”左木染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将桌面上安宁城五十里外的地图大开。深邃的目光黯淡无光,好似在也不能从里面看到星辰的光。

    “金文丹的身份,或许不太乐观”左齐约顿了顿道:“直白点说,她应该是日寇的人。”

    左齐约眸光一怔,眼底显然有些不可置信。那个跟着她整整六年的狙击手,击杀过无数日寇的狙击手,竟然是个汉奸?

    “你确定?”

    “虽然很难,但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左齐约认真分析道:“她大概有因为你想过弃暗投明,但是倾尘的出现,或许让她走入了另一个极端。”

    整个编制军内所有人都知道金文丹对左木染的感情不一般,但左少帅不近女色,也是人人皆知。

    却不曾想过,他会如此毅然决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娶洛家的千金。

    最初的时候连他的副官许正梁都不服,就是因为爱着金文丹,只是她这一路走来有多么的不容易。

    知道她每一颗子弹打准,都是为了让那个男人更加注意到而已。

    但他竟然对她的感情无动于衷

    可当他知道洛倾尘和她同时失踪的时候,当他也猜到她有可能的内奸的时候。

    一颗心荡到了谷底

    或许左木染的眼光还是那样的准,她所爱的人一定是一个爱国英雄。

    “来人”

    “报告少帅,一十一编制军全部待命,请指教!”一旁士兵听见他的声音皆是冲了进来,依次排开。

    他们个个昂首挺胸,眼底一片坚定。这十一名士兵是他左木染此生最大的骄傲,他们曾不约而同的立誓,誓死跟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