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左木染敢保证,这是他这一生中对于感情方面说的最勇敢的一句话。

    他完全能感觉到自己心脏猛烈的跳动,就连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

    其实他不知道,洛宫比他还要震惊。

    因为他在不久以前还受赖一趋势想要杀死左齐约,即便左木染刚开始不知道。事件东窗事发以后,但凡想到这一层,对洛家都不会有好印象。

    他竟然还想娶他的女儿。

    “左少帅,可当真?”洛宫眉心轻蹙道:“你应该知道洛家先前”

    “我认真的希望伯父成全。”左木染深吸一口气道:“我可以向您保证,只要我活着的一天,我一定会保护她,不死不休”

    洛宫从不曾想过这样一番话会从左木染的口中说出,作为一个三番四次让自己女儿陷入险境的父亲,此刻他的面容上,显得有些苍老。

    良久,他轻轻点了点头道:“她满意就好!”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说出了多少父亲的心声。

    场景切换回到左公馆,洛倾尘一脸懵圈的看着左木染,眸光轻眨道:“左少帅,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嗯哼”左木染漆黑的眸子深深的凝望着她道:“说好的以身相许都是骗人的吗?”

    洛倾尘抿了抿唇,嘴角带着难掩的笑意看着他。在她眼里,这一刻的左木染简直是帅炸了好吗?

    他在编制军里一直以前都是高冷孤傲的性子,做事果决冷漠。大多数人都不曾见过他这一面,但他似乎都不在意。

    好似只要是他内心笃定的事情,就可以义无反顾的一直走下去。

    “即日完婚?”金文丹右手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她双唇颤抖的说道:“少帅不是说过不会结婚的吗?”

    曾几何时,她也抱着小女生的心态向他告白过,还准备了巧克力。

    可得到的回应却是,他说:我这一生以国为重,儿女私情我从来不会去想。

    这个男人所说的话,如今却自己将他推翻。而且还是因为一个仅仅才认识几天的人,怎么可能

    “当时,只不过还没遇到而已。”他的语气很平淡,没有丝毫的欺负。

    似乎回忆起和金文丹之间的对话之时,也完全不会觉得尴尬。

    “可是”金文丹缓缓举起颤抖的手道:“可是她她不是好人!”

    站在左木染面前,她已经不敢再说出汉奸两个字了。

    毕竟刚才这两个字已经被他完完全全所否决,但是她一定要说

    “我想我爱她和她是个好人或者是个坏人,没有任何关系。”左木染缓缓转过眸,牵起她的手道:“她以后只会是我的妻子,我会保护到底的人。”

    “嘶”原本旁边一群木讷的士兵在这一刻欢呼了起来。

    他们的少帅大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着如此直白的情话,还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

    “文丹”许正梁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浅浅的心疼,她右手上的血还在滴,脸色十分的苍白。

    他似是能感觉到她心底的绝望,毕竟亲手开枪打她的人,是她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