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nnn”赖一认真的摇了摇头道:“洛小姐怎么可以如此粗鲁的说话,你还是刚才的样子比较可爱!”

    洛倾尘深吸一口气,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我们赢了又什么好处?”

    “你们都可以离开,我保证不会杀你们。”赖一瞪大了眼睛,吹了吹小胡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左木染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极度的冷意,缓缓抬起枪道:“如果我不开枪,你又能怎样?”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毕竟按照理论上来说。

    如果洛家已经策反,成为日寇的汉奸。那么洛倾尘前往来到租界,危险性就大大的降低。

    但是他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想要来找她。

    即便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让自己落入如此危险的境地。

    而且,他还没有任何的后路。

    赖一听不懂左木染的话,再次召唤了原先的走狗翻译。

    听完以后,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道:“你不开枪你可以,我这不是还没说完游戏规则吗?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这个你不想做,那就换一个。”

    下一秒,他没有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而是直接说道:“那就对着你的脑门儿开一枪,我就放了洛小姐”

    这一瞬间,洛倾尘的表情瞬间一怔。还未等走狗翻译说给左木染听,她已经提前对他道:“绝对不行!”

    虽然左木染对她的好感度只有百分之一,肯定是不会做这种宛若智障一般的傻事。

    但当她听见赖一所说的话的时候,心里还是一跳。

    赖一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带着一脸的阴笑道:“看来洛小姐和左少帅的关系,远比你所说的一面之缘要来的深厚。”

    他说的是日文,左木染听不懂,但却能从赖一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传说中守护安宁城的左少帅一生只为保家卫国,他的心中容不下任何其他的情感。

    没有牵绊的人,总是能做出果决的判断,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日寇没有找到他的任何软肋。

    而如今

    他赖一,似乎找到了!

    “我相信你”洛倾尘眸子里闪着一抹淡淡的光,站在她不远处的地方,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这一瞬间,左木染只觉得心脏猛然被敲击了一下。

    很沉重,很心疼。

    面前的女孩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却毅然决然的代替他哥哥来到租界。

    那就证明,她知道洛家和赖一的关系。她说不想左齐约去冒险,难道

    难道他替她当子弹,是因为他哥哥

    他们,认识吗?

    不知为何,想到这里,内心深处竟隐约冒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保证,以前从未有过。

    “哟哟哟”赖一极度兴奋的挥舞起手道:“我最喜欢看这种表演,比起舞姬的歌曲真是好看太多了!”

    赖一的目的很简单,他就是想知道。洛家小姐在左木染心目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

    即便今日他枪法惊人,打中了金币。以后知道了他的软肋,依旧可以从洛家小姐入手。

    毕竟,女流之辈总是特别的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