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难道洛小姐觉得洛宫这种汉奸,洛家这种汉奸家族,有人为你们高兴吗?”赖一将枪对准洛倾尘道:“砰,答案是没有。”

    洛倾尘闭了闭眼,懒得和他多说,而是呼叫了系统。

    我侄子平安离开了吗?

    嗯,走了捷径,已经出了租界。

    下一秒,她嘴角轻扬道:“赖一先生果然守信,说吧,你想怎么赌?”

    虽然洛倾尘很清楚,赖一之所以如此守信

    “依旧赌命”他摇了摇手中的金币道:“吾皇的金币,无论是刀火还是子弹都穿不透。”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来赌一场你的命和他的命。”

    赖一缓缓的走到她身边,将那枚金币放在她心脏之处,吹了吹小胡子怪声怪气的笑道:“你说枪法一流的左所少帅,能不能打中这枚金币呢?”

    顷刻之间,洛倾尘的脸瞬间就白了。她立刻就明白了赖一想要赌的东西,还当真是个变态。

    还没等她想明白,左木染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的身旁站在两个哨兵皆是举起了枪对着他,赖一倒是一脸东道主的模样对他的手下吼道:“通通把枪放下,我们左少帅要是想要你们的命,你们哪里还能站在这里拿枪指着他!”

    “是,先生!”

    左木染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了洛倾尘的身上,眉心紧蹙,眸子里一片冰冷。

    他方才得到内线,洛家的身份有些可疑。因为原本这次来租界的是他哥哥左齐约,而洛宫负责里应外合。

    但线报所指,洛家根本就没有派遣任何势力来帮助左齐约。所谓的里应外合,都是假的

    这就不得不让他怀疑洛家的身份,究竟是忠还是奸。

    但为什么在最后一刻,这个叫洛倾尘的人要代替他哥哥来到租界。

    为的是什么?为什么他的内心那么的慌乱。

    “左少帅你好!”赖一用蹩脚的中文开口道:“我在和洛小姐打赌,但是两个人好没意思,你也加入可好?”

    洛倾尘眸子微微眯起,清澈的眼眸流光闪烁。脑海中快速的闪过应急方案,究竟怎么样才能赢,才能活下去。

    “废话少说”左木染的声音很冷,几乎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温度薄唇微抿道:“速度点”

    他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日寇的租界,这里一砖一瓦都是国人的耻辱,就连空气都显得那么的污浊。

    “啪啪啪”赖一鼓着掌,将手中的手枪放在地上,轻轻一划就落到了左木染的脚下。他轻轻耸了耸肩道:“捡起来,我们就立刻开始。”

    左木染眉梢微动,捡起手枪的瞬间就知道里面装着实弹。

    赖一如此大胆的让他握枪,一定不简单。

    “这个赌约很简单!”赖一将金币粘上强力胶,贴在洛倾尘的心脏之处,随后哈哈的大笑了两声,对着左木染道:“那把手枪里只用了一颗子弹,你有很多次机会,只要你打中了金币,就算你们赢。”

    “卑鄙小人。”洛倾尘咬了咬唇,眼眸里一片冰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