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些人,是没办法替代的。

    即便相遇那么凑巧,即便故事那么相像。

    由于凤晓的演出排在最后一个,洛倾尘便没有一直呆在后台,而是和别人一样在前面看着晚会。

    每一个节目都很精彩,但不知为何,她的思绪却怎么样都集中不起来。

    江逸君是倒数第二个表演,他出现的一瞬间,就引来了场下无数女生的尖叫。

    这样的场景,让她不自觉的响起的那年,那个少年也是那般的受人欢迎。

    “今天,对我来说也许并不是一场普通的表演。”江逸君拿起麦克风,身后是他的音乐团队。

    他从小喜欢音乐,十八岁那年组了自己的第一支乐队。

    这支乐队有一个特点:从来不唱情歌。

    因为在主场江逸君的眼中,情歌他唱不出感觉。

    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经历过感情,或许是因为他不喜欢情歌。

    “江逸君,江逸君,江逸君”

    “谢谢大家”他温柔礼貌的继续说道:“我想把这首歌送给一个第一次让我有想唱情歌冲动的人,我知道她在台下。”

    他没有说名字,但目光却稳稳的落在了洛倾尘的身上。

    下一秒,伴奏声起。

    音乐声很柔,带着电吉他独特的音效,带着他富有磁性的天籁之音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

    因为不想分离。

    现场所有的人都欢呼了起来,跟着他的旋律一遍一遍的唱着。

    可这一刻,洛倾尘的视线却被后台布帘之后某个瞬闪而过的身影所吸引。

    她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像慢了一拍一样,完全怔住。

    而此时,后台的化妆间的门被打开。

    因为凤晓是最后一个上场,所以此时整个化妆间只有她一个人。

    “倾尘,你”

    “咚”一声粉饼落地的声响,凤晓几乎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眼底一片惊愕。

    “你你你”她连续说了三个你,但后续的话却一个音都说不出来。

    “帮我一个忙。”少年熟悉的声音缓缓的响起,眼底带着寻常之人不曾有过的腹黑霸道。

    下一秒,凤晓拼命的点着头。眼眶在这一刻,不自居的泛着微红。

    江逸君离场后,场下有一半的人已经开始低头玩手机。

    他们似乎对最后一个上场表演节目的人丝毫没有兴趣,毕竟对她们来说最精彩的表演已经过去了。

    舞台靠近左侧有一架钢琴被布帘围了起来,洛倾尘本以为她要去那架钢琴,但场控却示意她去右侧的钢琴。

    坐在钢琴面前,凤晓缓缓拿起麦克风。

    她本以为她会转过身对她点头,却不曾想过,她也矫情的说起了话

    “这首歌,我想把送给我最重要的一个朋友。”她抿了抿唇,声音有些梗咽,却还是尽力的深吸一口气道:“我想对她说,她的等待,一定会有奇迹!”

    洛倾尘不知为何凤晓要说这些,只知道她说完后朝着她点了点头。

    来不及思考,她便按下第一个音符。

    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

    你年少掌心的梦话,依然紧握着吗。

    一段结束,另一段开始的时候。风晓缓缓放下麦克风,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笑。

    下一秒,右侧钢琴的布帘缓缓伸起。少年的指尖熟练的在黑白键上跳动,那一抹熟悉的声音透过层层防线直达她的心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