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皱了皱眉,不太想让洛千哲知道。

    毕竟昨天第一天到学校已经够轰动了,要是他知道,今天要么就是不让她出门,要么就是各种特殊对待。

    本着一颗低调王者的心,去学校上课。

    刚出门就有点后悔了,今天是大雪,比昨天的雪还要大。

    坐在洛千哲的副驾驶上,她闭了闭眼,感觉浑身没力气!

    洛千哲皱了皱眉,眼底山闪过一抹细碎的流光。

    看她的样子就不怎么舒服,还敢强撑着来学校!

    这丫头除了会让他担心,还能做什么?

    “你还好吗?”洛千哲微微侧目,眼眸里一片担忧。

    她缓缓睁眼,看着窗外白芒一片,突然有点后悔今天出门了。

    下一秒,她清了清嗓子道:“还行还行。”

    感冒的状态是很容易被察觉的,即便她不太想告诉他,还是让他知道了。

    走到教室坐下来以后,她就趴在桌子上不想动。

    感觉脑袋浑浑噩噩,连抬手都不想抬。

    凤晓转过身,将一**养乐多放在她的桌面上道:“倾尘,昨天的事谢谢你”

    洛倾尘微愣,直了直身子,看着桌面上的养乐多轻笑道:“应该是我连累你了啊!”

    “你声音怪怪的,感冒了吗?”

    洛倾尘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道:“有一点”

    “那要不要请假啊”凤晓轻哼了一声道:“都怪昨天那群人,活该被学校直接除名!”

    “啊?”她微愣,眸光轻颤道:“她们都被开除了?”

    “是啊!”凤晓眨了眨眼睛看着她问道:“千少真的对你超特别,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你们早就认识吧!”洛倾尘还想回答什么,苏木的清凉的声音很自然的接进了她们的对话。

    “啥?”凤晓显然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道:“真的假的,我去!倾尘你都不告诉我!亏我还一直和你普及有关于千少的信息!”

    洛倾尘眉梢微微一动,看了一旁身旁的苏木,他依旧神色淡然,看不清喜怒。

    大抵是这么多年习惯了用冷漠的状态面对别人,即使内心深处些许波浪,他都不愿让别人知道。

    但如果是对别人,他肯定不会接话的吧

    “我们是初中同学”洛倾尘犹豫了很久,最后给了凤晓一个无比通俗的答案。

    “难怪”

    “洛同学,我们也是同一个初中啊!你还记得我吗?”纪郝晨见他们聊的这么起劲,走了过来带着一脸开朗的笑意看着洛倾尘道:“虽然我们不同班”

    “咳咳”洛倾尘认真的皱了皱眉看着他道:“我还真不记得!”

    这个人怎么又出现了,难道就不能别和她说话吗?

    看不出来她很厌恶他吗?难道一定要虐了才知道怕?

    纪郝晨显得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凤晓看了他一眼,眼眸微眨道:“郝晨同学别介意,倾尘今天可能状态不太好”

    ?

    她不是状态不太好,她是真的很看不惯纪郝晨好吗?

    为什么凤晓要帮她做这种无意义的解释啊!

    她微微抬眸,见凤晓眼底闪过一抹极淡的光芒。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却被她所看到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