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嫁衣,天地,我和你。宁唯寒

    我出生的那一刻便是人人敬仰的太子,我的父皇是一个英雄。

    自古帝王薄情,但我的父皇在我眼里却是个无比专一的人。

    虽然,他有很多嫔妃,诞下很多子嗣。

    但我知道,他最爱的人还是我和我的母妃。

    自我懂事起,我的母妃便已经不在人世。

    可我在宫中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欺凌,并非我是太子,而是最初欺凌我的人。

    无论是谁!皇子还是大臣之子,但凡说了一句不好,皆被贬为庶民,甚至乱棍打死。

    我依稀记得那年六皇子将我推倒对我说,我是个没有娘亲的可怜孩子。

    那时候她的母亲是父皇的新宠,他自然很嚣张。

    可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她的母妃就被打入了冷宫,而他再也不是所谓的皇子。

    大抵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前朝后庭所有人的都知道。

    当今圣上最宠爱的皇子便是我,无人能替。

    当我们渐渐长大各个皇兄皇弟之间的斗争更为显著,而锋芒最盛的便是平南王宁文振。

    那日,我欲要前往乱葬岗看我的母妃,却在半路遇到了埋伏的杀手。

    后来的岁月里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我都想好好的感谢一下那些杀手。

    谢谢他们的出现,带了一个洛倾尘给我。

    那夜,我见她神色慌乱,而且极为眼熟。

    我本着一颗善良之心,我便带上了她。

    她的神色很奇怪,好似再说:为什么要带上我?

    她可真是天真,我若不带上她,她又怎么会有机会活下来。

    暗卫死士是不可能留活口的,无论你是谁。

    她似乎对乱葬岗很熟,每一条路线都指的清清楚楚。

    最终我们跳河而逃,但我还是受了伤。

    迷迷糊糊之中,我看她总喜欢自言自语,手中还会莫名凭空出现很多东西。

    我想大抵是我中毒太深命不久矣了吧!

    但当她给我上完药以后,我发现自己的神志越来越清醒。

    为我包扎伤口的她,很认真。

    为我吸出毒液的她,很认真。

    虽然很艰难的才能不让眼皮掉下来,但我却很想坚持,不想错过她认真的样子。

    或许将这样的初遇说成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吧

    其实那天晚上,我没有睡。

    她似乎睡得很熟,睫毛轻轻颤动,口中不自觉的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我只觉得心中突然有一点不舒服,这种情绪以前的我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

    我知道,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我依旧情不自禁的将母妃留给我唯一的东西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翠玉镯衬着月色与她白皙的手腕极为相配,我知道我们会在见面的。

    回宫之后,我先是整顿了一番平南王安插在我身边的暗卫,搓了搓他的锐气。

    然后我便着手调查她的身份,果然那天晚上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是在洛府,她雄赳赳气昂昂的挟持她们家长辈的时候。

    无意间的见面我便觉得这样的女子极为特别,但那时候仅仅是觉得特别,并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想来,或许这便是命运吧!

    原来我们早就见过,原来我们从未错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