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只有两个人的天地,但对他们来说却已足够了!

    “我宁唯寒对天起誓,今生今世若非黄土,我守我的妻子洛倾尘百岁无忧。”他一字一句带着奇妙的感觉,犹如誓死宣誓一般,没有半点含糊。

    洛倾尘站在一旁,等他念完后正要开口,却听见他赶在她前面道:“礼成!”

    ???

    “我还没说呢!”她将盖头一掀,一双明眸怔怔的看着他道:“你怎么就礼成了!”

    “因为我不需要你的承诺啊!”宁唯寒有些慌张的将她的红盖头盖好道:“这个要我来掀!”

    洛倾尘抿了抿唇,再次将盖头掀开,一脸不解道:“为什么啊!”

    宁唯寒见她那么执着掀开自己的盖头,直接将她拦腰抱起道:“因为在我宁唯寒的世界里,你要做的只有三件事!”

    她一愣,双手下意识的绕过他的脖子道:“什么?好像很多的样子!”

    “在我身边,在我身边,在我身边。”宁唯寒的语气无比的温柔,似是一阵春风,能融化院子里的一片冰雪。

    她闻言,眼眸中泛着流光,抿了抿唇轻笑道:“好。”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

    他轻轻的将她放在软榻之上,四周一片喜烛窗花。

    “我”

    下一秒,宁唯寒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唇瓣道:“周公之礼,娘子可准备好了?”

    她只觉得心脏跳的极快,脸上漫过一抹淡淡的绯红,层层蔓延到耳际。

    宁唯寒的动作很轻,修长的指尖微微颤抖,慢慢的退去她的首饰。

    她紧张的摸了摸耳际道:“我会害羞的”

    “嗯”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右手绕过她的腰际,轻轻一拉解开她衣结的缎带道:“闭上眼,交给我”

    洛倾尘乖乖的闭上了眼,睫毛轻轻一颤,手心竟不自觉的冒出了汗。

    宁唯寒将软被盖子她身上,小心翼翼的吻上她的樱唇。

    安静的房间里,仅剩摇曳的烛光还有那急促的呼吸声。

    他的动作很轻,一步一步的与她紧紧融合。此时此刻的她已不知身在何处,此时经年。

    她只觉得自己像被卷入了燃烧的火焰,炙热却欲罢不能。

    冰的是初次的疼,火的是鱼水之欢的妙。

    宁唯寒右手一晃,熄灭了烛台。温柔的将她抱紧,一寸一寸的侵蚀着她所有的理智。

    良久,那九浅一深的**迭起,带着神魂俱飞成为一体的美妙。在另一个世界,辗转反侧。

    直到结束的那一个他方才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我爱你”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

    多年以后,宁唯寒都记得这个初次的夜晚。他也曾不止一起对她提起过,那时候的他其实很紧张。

    他说自己是初次经历,没有经验

    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洛倾尘总会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毕竟自己第二天的时候,连床都没能下来。

    如果这叫没经验,那么他有经验起来岂不是很可怕!

    嗯,的确如此!她曾经一周没下来床,毕竟宁唯寒有钱,不需要她下床。

    这一世的日子在平淡的流年中不平淡的过着,她喜欢这样的岁月,他亦是如此。

    离去的时候,管家将他们葬在一起,墓碑上仅仅四个字唯倾不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