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宁唯寒眉心轻蹙,批改文案的指尖顿了顿。

    突然想起了那抹极尽清澈的声音,仅仅一会儿时间,便十分想念。

    “嗯。”宁唯寒应一声侧目对身旁的罗公公道:“让刘相进来吧!”

    “是”罗公公俯身答应,离开大殿之时还不忘看了阮方方一眼,的确和当年的女子有几分相似。

    但却少了一点纯粹,多了一抹妩媚。

    此时的阮方方显得有些尴尬,她见刘相缓缓走了进来,只得默默的退到了一旁。

    可谁知,刘相的一双眼珠子竟死死的盯着她,吓得她立马跪地道:“奴婢见过刘相。”

    “你”刘相浑厚苍老的声音颤抖的响起,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道:“果然”

    他早些时候接到密保,这个来自洛英国的女子并没有死!

    而是被新皇所救,如今她竟然来到了宫中,还就在御前。

    这等敌国女子,怎能让她活在世上。

    宁唯寒眼眸一敛,虽没有抬起,却闪过一抹别样的神色。

    “刘相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半响,他才微微抬眸,语气平静如水。

    刘相深吸一口气道:“臣听闻,十一王爷率领一众铠甲军前往江南水郡剿灭水寇,而今大获全胜”

    “哦?”宁唯寒挑了挑眉道:“那不是挺好。”

    “皇上!”刘相拱手俯身道:“功高盖主啊!您可记得当年先皇是如何拿下的江山!”

    刘相受宁远所托,决不能有半点差池。眼下那女子再次出现,恐江山之祸啊!

    “仔细听来,朕也觉得刘相所言甚是。”他眉眼微蹙道:“而今父皇众多皇子,也仅剩十一弟在朝为官,若是真的功高盖主,似乎也只有他一个了!”

    “老臣真是担心此时才来。”刘相眸光一敛道:“老臣的儿子如今在北岭也有所作为,倒不如让他为皇上效命!”

    宁唯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喃喃道:“若不是当时朕身边的宫女提议让十一弟前去江南,朕原本是打算让刘远前去的。”

    音落,刘相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阮方方的身上。

    这一次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肃然的杀意,敌国之女果然留不得。

    本以为知道她没死,也要找很久才能找到她。

    而今她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

    阮方方身形一怔,似是有些惧怕这样的目光,好似要将她杀死一般。

    “行了,朕知道了。”宁唯寒见心中所想之事已经达成便拂袖道:“你退下吧!”

    “是,老臣告退!”

    等刘相离开后,阮方方轻步上前俯身询问道:“皇上需要奴婢为皇上磨墨吗?”

    宁唯寒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身边的罗公公道:“将她带去祈云殿,以后便暂且先住哪里吧!”

    祈云殿是嫔妃所住的寝殿,阮方方一愣,眼底充满了笑意。

    她竟如此轻松的便成为皇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她一定会用尽所有办法保住自己的地位,不让任何人取代。

    “是!”罗公公答应后,继而转身对阮方方道:“请随奴才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