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蹙了蹙眉,心中自知她不在的时候,这个与她先前容貌有九分相似的女子,定会做点什么。

    却不曾想过,竟用了这种愚蠢的苦肉计!

    只见阮方方缓缓起身,却因跪地太久,膝盖僵硬不已,站起来的瞬间竟又摔了下去。

    周围的宫女见状并没有上前扶她,而是她自己站了起来道:“奴婢恭送皇上!”

    多么女主光环,多么励志,多么坚强

    洛倾尘只觉得这一刻自己像极了站在皇帝身边不受宠的娘娘,而面前这个脸色苍白如纸,眼眸笃定的女子,在将来的某一天必定宠冠后宫。

    心里突然有些慌乱,第一次有这样的慌乱。

    又是在任务面板上没有的名字,又是一场未卜的旅途。

    而接下来宁唯寒的话,更让她有些慌乱的心微微一颤。

    “焕司,一会儿带她来朕的腾云殿。”

    “是,皇上。”

    焕司眸光微微一亮,看来她的眼光的确很准。

    两次都猜中了皇帝心中所想之事,所想之人。

    不远处的乐萌一行人听到宁唯寒的这番话,皆是皱了皱眉,不免为洛倾尘担心了起来。

    后宫之中,如履薄冰。

    但凡做任何事都必须三思而后行,否则一朝失宠,终身不了了之。

    走出容女殿,洛倾尘跟在宁唯寒的身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直到在某个极尽的宫廊处,他缓缓停了下来。

    洛倾尘没来得及刹车,差点与他撞了个满怀。

    “皇上怎么不走了?”洛倾尘微微颔首,见他眼底眸光闪烁,突然感觉此情此景有些熟悉。

    当年,他还是太子的时候,他们似乎也在这条长廊上走过。

    那时候正值凤女争艳,他二话不说牵起她的手离开。

    一路上所到之处,下人皆退至两旁。

    “朕在想某人应该不太开心。”他轻笑一声,极快的抓住她的手腕。

    翠玉镯从手腕里缓缓落下,他眉梢微动继续道:“当年朕送你这个镯子,你说好的报答还算数吗?”

    洛倾尘一怔,宁唯寒是打算和她摊牌?

    其实她并不知道为何他不直接与她相认,她三番两次的提醒,他皆是巧妙的避过,给了她似是而非的答案。

    如今他一边要将阮方方带回腾云殿,一边又要和她摊牌,究竟是什么意思?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道:“皇上所说是何意思,奴婢不懂。”

    她大多数以后都会忘记宫规自称我,而若是她咬文嚼字的自称奴婢的时候,定然是心情不悦。

    “你可相信我?”宁唯寒的语气很轻,却带着淡淡的宠溺,目光深邃的看着她。

    这样的眼神,总是容易迷惑人。

    想来自己手握百分之九十好感度,还会有小白花贴上来,她还不能名正言顺的过去揍她,她就好气啊!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有些委屈。

    私奔,坠崖,毁容,伤愈,回来

    一切一切都是为了找他,可至今还是个宫女

    虽然她也并不想当个娘娘,可当他说让焕司带阮方方回腾云殿的时候,她依旧觉得心里堵得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