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微微一怔,似是刚刚反应过来。继而看了一眼宁唯寒,见他已经朝着不远处的石凳走去,便上前牵过乐萌的手朝容女殿的里屋走去。

    旧一批还未分配寝殿的宫女都随着她一起走了进来,但新一批的宫女却站在了原地。

    她们的目光皆看向同一个方向,那便是宁唯寒的方向。

    宫中传闻,宫女远比秀女更容易被皇上看中,洛倾尘便是最好的先例!

    “小倾在腾云殿可好?”林雪走在身后蹦蹦跳跳的说道:“我们可挂念你了,你知道吗,后花园的花跟疯了一样的乱开。前几日园艺宫女过来,都吓了一跳呢!”

    洛倾尘闻言,似是突然想起这件事一样,长长的哦了一声道:“差点把这件事都忘了!”

    “这么看来你在腾云殿过的不错咯?”王淋轻声一笑道:“什么时候成为倾妃娘娘啊!”

    “嘘”乐萌打了个手势道:“隔墙有耳,我们几个背的罪名还不够吗?”

    王淋急忙拍了拍自己的嘴巴道:“我这嘴”

    “不说这个了。”洛倾尘见大家都好也挺开心,最终看向乐萌道:“你和伊守的事还顺利吗?”

    “嗯。”乐萌闻言,抿着唇害羞的笑道:“宋家退婚了,皇上将宋凝许给了平中王,宋家很高兴!”

    “那是肯定。”她点了点头,脑海中闪过宁唯寒的身影道:“宋家虽是朝中元老,但毕竟品阶太低,是不可能得到皇上的赐婚。”

    “听闻伊守说宋大小姐一开始并不乐意,但平中王每日送花而且品相各不相同,最终她终于同意见面。”乐萌轻轻一笑道:“有时,这一见面就容易误终生。”

    屋内在热火朝天的聊着天,屋外也不闲着。

    天上缓缓的下起了雪,焕司在一旁俯首道:“皇上莫要再雪中多留,容易伤身。”

    “无妨。”他目光一敛,看向了里屋,眼眸中泛起一片柔和道:“她想多呆会儿,便多呆会儿吧!”

    “请皇上以龙体为重”焕司还想说什么,却被猛然跪地的阮方方打断。

    她低着头,没有看宁唯寒,却是重重的雪地上磕了一个头道:“做奴婢的只能为皇上死,不敢让皇上等。”

    良久,空气中一片寂静。

    几个新来的宫女见阮方方如此爱出头,皆是鄙夷的唏嘘了一声。

    但是她却丝毫不在意,如果拥有这张和皇上所爱之人如此相像的脸,她都不能成功的话,那她也太没用了。

    她的伯父便是这么对她说的,想来也是若不是阮圆圆入宫失败。

    那个所谓的伯父又怎么会让她进宫呢!

    “可朕愿意为她等。”他目光清冷,语气幽幽,却不带温度。

    “奴婢替皇上担忧。”阮方方咬了咬唇,膝盖之处一片冰凉。

    焕司站在一旁,心中端倪了一番,最终没有接话,也没有人让阮方方起来。

    直到洛倾尘出来,阮方方都一直跪在地上,半分未曾动弹。

    宁唯寒冷眸一敛,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探索的流光,似是想到了什么对跪在雪地里的阮方方道:“朕要回去了,你可以起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