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萌一怔,眼泪差点落了下来。

    洛倾尘自知伊守所说之人便是宋凝。

    “哦?”宁唯寒冷哼一声道:“伊侍卫是想要抗旨?”

    “不是”伊守闻言,心中骤然大喜。

    当年为了一箱银子,为了乐萌母亲的病,他不得不答应宋大人娶他的女儿。

    而今,若是皇上的圣旨,那便是天都无法阻止他悔婚。

    虽不人道,但他即便与宋凝成婚,心中也没有她,最终也是害了她。

    “如若朕没有记错,你所谓的婚约是宋家的大女儿宋凝?”宁唯寒挑了挑眉,看了一眼洛倾尘,最终将目光落在伊守身上,薄唇轻齿道:“朕自有办法!”

    “皇上”伊守身形一颤,连声音都微微的有些颤抖。满是激动之情道:“卑职定将一生一世守护皇上,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千言万语都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激动,为有保护他,效忠他方才能够报答他给予他的一切。

    可他不知,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会如此尽心的处理这件事。

    完全是因为乐萌是某个人的好朋友罢了

    他淡淡的点了点头,拂袖一挥朝着腾云殿的方向走去。

    身旁一众公公宫女随即起身,跟在他身后。

    洛倾尘微愣,不知是要跟还是要留。只见宁唯寒走了几步,发现身后之人没有跟上来,继而转身回头。

    站在他面前,目光闪过一抹淡淡的流光,一把牵起她的手,往前走去。

    徒留下一脸懵圈的众人。

    阮圆圆输了,输的如此的莫名其妙,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输,只知道那个宫女一句话没说就被皇上带走了。

    难道皇上喜欢安静的哑巴?

    这是她第一次入腾云殿,四周金碧辉煌,案榻之处堆满了奏折,抬眸所见之处是一副妙笔丹青。

    洛倾尘走上前,看了一眼,满脸的嫌弃

    这不是她和系统都很膈应的那张脸吗?

    等等为什么他知道自己摔下山崖以后的样子,什么个情况?

    “御前奉茶这个职位可还满意?”宁唯寒坐在案前,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微愣,数秒后方才浅浅的点了点头。

    脑袋中快速的运转依旧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太够用。

    良久,她见他已经翻开奏折专心的开始工作,想开口说下什么,却好似被堵在了喉咙口,说不出啦。

    “南阳水患,当地县官的哥哥是朝廷三品官员。而今水患物资没到,百姓流离失所,你怎么看?”他的声音微微响起抬眸问她。

    “啊,你皇上你问我啊!”

    “不然这御前还有别人?”

    “是否与他哥哥有关还需调查,但物资不见,与那名县官一定脱不了关系。”她转了转眸子,话题一转问道:“皇上,为何这画像上的女子容貌如此”

    “什么?”他挑了挑眉反问道。

    “奇怪!”

    “会吗?”他看了一眼画像,目光中变得极为柔和道:“朕觉得很漂亮!”

    他继续翻开手中的奏折看着她道:“平中王一向不问朝政,平日里酷爱研究花草,家中女眷极少,你认为我该不该为了他赐个婚?”

    “宋凝?”她眸光微亮,完全理解了他所为何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