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洛倾尘没有想到的是,阮圆圆竟然找上了乐萌的麻烦。

    她大抵是那天晚上看见伊守抱着乐萌在宫中奔跑,便有了小心思。

    隔日,她便让自己的父亲将此事上奏给皇上。

    侍卫与宫女私通,论严重便是死罪。

    但可惜的是,宁唯寒将这封奏折压在了最底,根本就打算过问。

    洛倾尘知道这件事还是从阮圆圆自己口中说出来,她不小心听见的!

    看她气的面红耳赤的样子,洛倾尘当场就勾勒起了笑意。

    “喂,那个宫女,你笑什么笑?”阮圆圆自知自己说的话被听了去,一脸愤怒的朝着她走了过来。嚣张跋扈的叉着腰道:“你给本小姐跪下!”

    她现在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秀女,让一个宫女给她下跪是应该的好吗?

    “我若是不跪呢?”她冷眸一敛,目光中带着阵阵寒意。

    看来这种人,不解决当真不行。

    “那我便打到你跪”说罢,她转眸看向身后的小跟班道:“我的短鞭。”

    小跟班立马递上短鞭,洛倾尘瞥了一眼,右手缓缓放在伸手,准备开始凭空从随身空间里掏出电击棍了!

    殊不知,下一秒乐萌突然从她身后冲了过来再次一把将阮圆圆扑到。

    身后的小跟班见情况不妙,从一旁的花圃里拿起一块石头朝着乐萌的脑袋就打算砸下去。

    “砸死她”被死死压住的阮圆圆看见贺芳拿起石头的瞬间,大喊了出来。

    洛倾尘眸光一敛,用意念告诉系统后,身后的右手上已经紧紧的握着一个电击棍了!

    电光火石之间,她一棍子朝着小跟班的脑袋上打了下去,只见她挣扎了两下倒地了。

    也不知道是电晕的还是打晕的

    洛倾尘将电击棍顺手丢进了一旁的花圃,然后才让系统收走。

    而此时此刻,阮圆圆已经被乐萌打的鼻青脸肿。

    然而正从议事堂从出来的阮殷看见这一幕,飞快的跑到阮圆圆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大胆奴婢,竟敢对我女儿下如此重手。”阮殷指着乐萌吼道:“我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搞笑!”洛倾尘将乐萌一拉护在身后道:“怎么?你女儿拿出短鞭莫名其妙打人就行,我们还手便不行?”

    “我女儿是小主,你们是奴婢!”阮殷恶狠狠的盯着她们道:“她就算打死你们,都不为过!”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阮殷你区区一个四品官衔就敢在这金銮殿外说出如此很绝的话,你当真以为你已经具备一手遮天的资格了?”洛倾尘的声音极冷,冷到每说一个字,都带着嘲讽的气息。

    与此同时,刚换班的伊守见到不远处乐萌的身影也急忙赶了过来。

    他皱了皱眉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你怎么又打架了”

    “她欲要拿短鞭伤小倾在先,我为什么不能打她!”乐萌冷哼一声道:“对!我们是宫女,但请你的女儿当上娘娘以后再来平白无故的打我们好吗?”

    “作为宫女,无论谁打你们都有资格!”阮殷见伊守护着乐萌,只得走向洛倾尘。

    只见他缓缓抬起手,带着满腔怒火,正欲用尽全力打下一巴掌。

    “砰”下一秒一只清凉的手,牢牢的握住了阮殷的手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