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萌”

    大家皆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皆是一脸惊叹。

    就连洛倾尘都有些感叹眼前的乐萌如此的勇敢。

    “你可知道这就算并非死罪,活罪也能变成死罪。”焕司目光一冷道:“来人,把乐萌推下去重打一百大板,其余的人统统遣散出宫!”

    “为什么要打乐萌一个人,这主意是我们所有人出的,要打就一起打好了!”林雪咬了咬牙,站了起来的同时还不忘给阮圆圆一个大白眼。

    “对!要打一起打!”接下来站起来的是王淋,她有些胆怯,但心中仍有还未被宫里所磨平的棱角。

    到底是刚刚进宫的宫女,姐妹情深这种事还是存在。

    焕司见状,心中有些恼火。但见到还未站起身来的洛倾尘,她眸光一挑道:“你为何不替她出头,胆小怕事?”

    “小倾有自己的想法,你莫要挑拨”

    “乐萌”洛倾尘微微站起身来,打断了乐萌的话。继而将目光转向焕司道:“焕司大人莫要生气,奴婢们只是初来宫中,许多事情还未完全弄懂,还望焕司大人不要生气。”

    “嗯哼?”焕司看了洛倾尘一眼轻笑道:“看来你们这几日规矩倒是学的不错,终于懂得自称奴婢了?”

    阮圆圆见焕司态度有些转变,急忙火上浇油道:“焕司大人你别听她们胡说,她们见着我从来都没有行礼!”

    这几天偶尔她故意从容女殿经过,想看看她们见着她行礼的样子。

    结果她们全然当她是透明的,完全看不见一样。

    “行礼?”洛倾尘轻笑一声看着阮圆圆道:“不知道阮小姐是答应呢还是嫔妃?是贵妃呢还是皇后?”

    “你”阮圆圆咬着唇道:“我在这么样也比你这个宫女身份尊贵!”

    “哦”她轻笑一声,看着她道:“请问尊贵的阮小姐,你见到皇上了吗?”

    “嘶”洛倾尘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在场所有刚进宫的人,无论是秀女还是宫女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见过宁唯寒。

    洛倾尘表示:宝宝手握百分之八十好感度还没能见到的人,你们拿什么见?

    “我见不到,你一个卑贱的宫女能见到?”阮圆圆的声音很尖锐,几乎是嘶吼而出。

    直到焕司瞪了她一眼,她才有所收敛。

    “无论如何这后花园花草之事是你们所承诺的事情,如今霜冻之月还未过,错了便是错了。”焕司目光扫过眼前所有的人,最终落在洛倾尘身上道:“宫里有宫里的规矩。”

    她抿了抿唇,冷眼微抬道:“奴婢自知宫里有自己的规矩,但这一百大板是不是过了。后花园花草之事的确是奴婢们有所疏忽,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但这并不代表无迹可寻。”

    “你想怎么做?”她的确很欣赏眼前这个人,做事情有自己的方法,而且从不慌乱。

    “后花园的花草奴婢负责种回去,奴婢想这个世界上除了奴婢,没人能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件事!”她冷眸一敛看向阮圆圆道:“至于那些花草是怎么死的,奴婢一定会查清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