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算了算日子,明日就是原主母亲的忌日。

    虽然她这位悲惨的女子没有任何关系,但既然她拥有了原主的身体。

    替她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原主的母亲没有被葬在洛家坟冢,而是被葬在一个废弃山头的乱葬岗。

    夜路很黑,但她的心却很平静。

    手里拿着几个包子还有一叠纸钱,她便乘着夜黑风高,朝着乱葬岗走去。

    “铿锵”刚走到一半,她便听见前方有打斗的声音。

    ?!来给原主母亲上个坟,还要遇到打架,她的运气不至于这么差吧!

    洛倾尘眉梢微动,下一秒的反应就是

    跑!

    空气中瞬间弥漫着血腥的肃杀,她步伐极快却不曾想过竟在慌乱之中与一个人影撞了个满怀。

    那人轻轻一拉,将他往怀里一带,避免她摔倒。

    她微愣,抬头的瞬间看见一张犹如玉石雕刻般的脸庞,他有一双罕见的黑褐色眸子,闪着耀眼的光芒。就那么随意的站着,却自带一种尊贵的神态,仿佛是君临天下的王者,俯视着她。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拉起她的手往前方跑去。

    洛倾尘内心一阵嘶喊:你带上宝宝干嘛?他们要杀的又不是宝宝?你带着宝宝你跑的更慢不是吗?脑回路被炮车打过了吗?

    嗯,只是内心的嘶喊而已。

    毕竟,她说出口的唯一一句话是:“往右边跑,出了树林往左有小溪。”

    对于乱葬岗的路她熟,毕竟在原主的记忆力,她不知走过多少遍这条路,早已印象深刻。

    可那群不要命的暗卫依旧是放出了箭,刺中了那个男人的肩膀。

    他用最快的速度让压住洛倾尘的头,让她沉下去。

    可他不知,原主这副身体不谙水性。

    洛倾尘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却被那人牢牢的按住,直到大脑开始缺氧,视线开始模糊。

    那人似乎才反应过来面前的姑娘不谙水性,急忙将她轻轻一拉。

    一双薄凉的唇贴住了她柔软的唇瓣,只觉得脑袋瞬间清醒,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长长的睫毛,还有不断晕开的鲜血。

    不知过了多久,她只知游上岸的时候,自己已经耗费了此生所有的力气。

    躺在他身旁的男人脸色十分苍白,应该是失血过多陷入休克状态。

    洛倾尘来不及多想将他硬拖上了岸,然后认真的观察了一下他的身体。

    箭有毒,而且刺穿了肩膀。

    怎么办?系统系统,我该怎么办啊?

    宿主需要先把箭拔出来,然后把毒血吸干净,最后找系统兑换止血药粉。

    拔箭倒是可以啦!吸毒我会不会中毒啊!

    会啊!好在这个毒药是很普通的毒药!系统又正好有很普通的毒药的解药,你可以找系统兑换清毒药水。

    行了,你好啰嗦!

    下一秒,洛倾尘论起袖子看了一眼箭,双手紧握。正要拔箭的瞬间,男人微凉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薄唇轻齿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人有病吧!生死关头问人名字?

    “哈哈哈”她极度尴尬的笑了两声看着他道:“你如果还活着我就告诉你!”

    音落,她双手猛然用力,将箭拔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