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即使在这生死关头,洛倾尘依然能感到自己身体瞬间僵硬,这种感觉她有生以来,从未有过。

    此时此刻警戒线外的爆破小分队已经到达了现场,为首的队长熟练的打开电脑里的资料,大声的说:“快剪红色!”

    先生最爱的颜色是红色,鲜血的颜色。

    洛倾尘被这一声大吼拉回了现实

    她转过身,看向只剩十五秒的液晶屏。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剪刀,剪了下去。

    不过她剪的不是红色,而是绿色。

    或许她真心不想剪断,那条生死相随的红色姻缘线。

    当液晶屏的秒数在六秒停止的那一刻,她只觉得脑袋一沉,陷入了沉沉的黑暗。

    梦里,好像有一个身穿白衣的王子将她温柔抱起,将她护在怀中。

    再次睁眼,洛倾尘感觉周围全是浓重的福尔马林以及酒精的味道。

    她微微蹙眉,想也不想也知道这里是医院。

    护士小姐看她醒了,上前灿烂一笑的说:“终于醒了。”

    洛倾尘点了点头,坐了起来。

    她的目光看着一旁沙发上看着报纸的渡九生说:“我晕倒了?”

    “嗯,伤口感染导致的急性高烧。”渡九生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到她身边,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道:“现在没事了。”

    洛倾尘咬了咬嘴唇,努力回忆。想来是在雨中太久,身体没有支撑住。

    “果然”她想了想看着渡九生道:“先生这么喜爱红色,又怎么会让人剪掉呢!”

    渡九生轻笑一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突然感觉我们在说的不是同一件事。”

    她在关心炸弹的事,而他关心的

    是她的身体!

    她微微颔首,看着他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眸耸了耸肩道:“发烧这种是小事。”

    按照原主的回忆,当年她曾经发烧四十度被关进冰窖,还不是一样活了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她可以这么果决的策反,因为先生根本就不是人!

    渡九生见她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突然涌起一抹心疼。

    他有些情不自禁的抬手在她脑门儿上轻轻一弹道:“真是傻小倾”

    洛倾尘一怔,急忙护住自己的额头,一脸惊愕的看着他道:“你干嘛揍我!”

    “我只是想说”他见她眼眸轻眨的可爱模样,不禁内心一暖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她稍愣,脑海中突然想起昨天在鹊桥上她问渡九生的问题。

    如此生死一线的关头,他走到她的身后,告诉她要和她生死相随。

    这样的场景,还当真是美得不像话。

    “咳咳”洛倾尘清了清嗓子故意调侃道:“那以后我们的首长大人可要好好学一学拆炸弹了!”

    他轻笑一声点了点头道:“好。”

    讲道理,对于拆除炸弹这一项技能,他真的只是一知半解。

    她对着他,抿唇一笑。窗外的阳光暖暖的洒了进来,威风吹起了白色的窗帘。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正当暧昧的氛围挥发到极致的时候。

    渡九生的手机响起起来。

    他淡淡的嗯了两声,眉心微微蹙起。

    “怎么了?”

    这通电话,定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们已经控制了沈教授,并且拿到他所有的资料。”

    “那不是好事吗?”

    “病毒实验区或许和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