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来到缤纷公园的鹊桥,此时虽然天空中已经下起了绵绵小雨,但缤纷公园依旧人来人往。

    一来是因为雨中划船散步更有意境,二来是因为今天是七夕节,许多情侣都在这一天来到罗浮公园约会。

    传闻中,七夕节这天,一男一女倘若在缤纷公园的鹊桥上互诉心声,缠绵告白,就可以永生永世获得牛郎织女的眷顾。

    多少少男少女为了这一传闻,而来到鹊桥告白。

    渡九生走在前面,洛倾尘跟在他身后,半推半挤的走到了鹊桥中间。

    桥上的某个垃圾桶旁边,放着用牛皮纸包裹好的盒子。

    里面,定然是炸弹无疑。

    渡九生看了一眼手机里爆破第一分队的位置,眉头越皱越紧。

    由于命令的准确传达,此时距离缤纷公园最近的警察也已经到达现场,围起警戒线。

    洛倾尘抬头看了看缤纷公园的大笨钟,距离爆炸的时间已经不到十五分钟。

    她猛然想起今天是七夕节,内心缓缓不安。

    下一秒,她微微颔首对着渡九生说道:“今天是七夕,前往缤纷公园的民众太多,你的爆破小分队恐怕堵在了路上,来不及过来。”

    渡九生屏息凝视的望着前方,似乎在想对策。

    洛倾尘眉梢微动看着身旁的渡九生道:“我可以试试。”

    其实,她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她虽然身手和狙击方面都很一流,但是在拆除炸弹这方面,的确很薄弱。

    毕竟,恐怖组织是给别人放炸弹,很少拆炸弹

    一般来说有人用炸弹困住同伴威胁先生,先生只会很从容的说一个字:砰!

    他是个极度冷血的人,从不在意特工的死活。

    对他来说,他们只是具有利用价值的傀儡罢了。

    现在炸弹的威力到底如何还不得而知,虽说已经疏散的群众,但桥下有太多游行的船只来不及通知,根本不可能在水中引爆。

    而且保不定有哪里来的单身人士,会在这个充满浪漫的气息之夜,在鹊桥下裸泳

    引爆实在太不安全,现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拆除定时引爆器。

    见他没有回应,她有些着急继续分析道:“现在距离炸弹引爆不到十五分钟,七夕节车辆拥挤,你们那个拆除炸弹的小分队一定没办法赶过来。现在摆明了你对拆除炸弹不在行。我既然说要试,证明我有一定的把握。况且,我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但作为九死一生的特工,这种事情对她而言也算是家常便饭。

    渡九生一脸严肃,深深的望着眼前的洛倾尘。心中五味杂陈,她说出了自己所有的顾虑。

    分毫不差。

    但是,这种潮汐一瞬就有可能天人两隔的事情。让她去冒险,他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渡九生看了一眼手表,眉心紧紧蹙起,露出少有的无奈。

    这并不是一种担忧,而是害怕

    “自己小心。”他将眼神闪开,移开洛倾尘的视线,看向别处。

    洛倾尘眉梢微动,嘴角扬了扬道:“放心,首长大人!”

    音落,她便接过警务人员送来的工具,朝炸弹的方向走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