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吃过午膳,洛倾尘将脑袋半靠在帝洛风的肚子上,享受着冰儿拿上来的西瓜。

    而帝洛风则认真的看着御兽书籍,目光专注认真。

    这么看来帝洛风该是很努力的人才对,不像她哦不,不像原主。

    作为九阶御兽师,原主是凭借的天赋以及实战能力登顶的,她当真回忆不起来,原主有看过什么书

    不得不说,帝洛风认真看书的样子特别的迷人,迷人到她的两个大耳朵都高兴的在他肚皮上晃来晃去。

    “巨兔兽”

    ?

    什么情况,没事不要乱给别人起外号好吗?而且这个名字一点都不好听。

    她猛然起身,四肢着地的看着他,一脸愤怒。

    “一般来说低阶灵兽是不可能听懂人说话的,况且你还是个天资极差的灵兽”讲到这里,帝洛风顿了顿,似是在纠正自己的言辞继续道:“不,应该说,自从我成为御兽师起,我就没见过资质这么差的灵兽。”

    “咚”洛倾尘生气的跺了跺后脚,整张床铺都颤抖了一下!

    兔子生气起来无非就会做三件事:跺脚、刨地、咬人!

    她现在做了第一步!

    帝洛风见状眉心轻轻一舒,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深沉的碎光道:“你倒是和她完全相反。”

    他从小便知道,北派有一个天赋极高的御兽师。那时候他不信,在他眼里御兽师的确要有天赋,但如若没有后天的努力,依旧不可能成气候。

    十岁那年,为了封印帝兽,南北派掌门暂且化下干戈,共同御敌。

    也就是在那一年,他匆匆的见了她一面。

    那时候在南派,她坐在一片花海中玩耍,手心一抬,身上的光芒便变化无穷。

    三两下连晋两阶

    那一刻,他简直目瞪口呆。原来,真的可以只需要靠天赋,就可以一路晋阶的御兽师。

    也正是因为如此,年少轻狂的他心底有了些许嫉妒之意。

    而后,他更加努力的练习,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天赋成为百兽大陆最年轻的九阶御兽师。

    然而,那个继承无数御兽天赋的她,早他一年便晋级九阶。

    过去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他的一颗心,越发的寂寥。

    洛倾尘见他不再说话,正打算趴下来的时候,他清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她是具有无穷无尽天赋的九阶御兽师,而你是除了吃连最基本的技能都没有巨兔兽。”他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耳朵笑道:“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和她太过相反,反而成为了一种相似”

    下一秒,她找了个角落,抡起前脚就是一顿刨。直到床褥里的棉飞的满天都是,帝洛风才反手抱住了她。

    只此一瞬,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直跳。

    他的身上有一抹很奇特的气息,带着微微的冰凉,让人呼吸一滞。

    只见他轻笑一声道:“你下一个步骤该不会是咬人吧!”

    她似乎很久没见他笑,亦或许说,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大抵,是因为她吧

    这么想着,心里便也不再那么生气了。

    只见她咚一声侧躺在他怀里,轻轻的闭了闭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