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一声痛苦的惨叫从空气中传来。

    只见言若瑶被弹飞了好几米之外,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言若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洛倾尘。

    不,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里是海魂死泽,依照魔族四殿下夙轻邪所设立下的结界,但凡不是魔族之人走进这海魂死泽,灵力都会减少一半。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在这海魂死泽的力量是如此的薄弱

    “不是你的灵力便薄弱了。”不远之处的洛倾尘眯了眯眼看着她冷哼一声道:“而是因为在我面前,你原本就很弱。”

    “你说什么”言若瑶捂着胸口站起身来,右手不停的颤抖捡起空灵剑。不停的喘着气道:“去死吧”

    “砰砰”又是轻轻拂袖一挥,言若瑶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樱花气息,应接不暇的粉色花瓣漫天飞舞。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她冰冷的开口,看着倒在地上的言若瑶,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

    言若瑶被这一掌打的脑袋一阵眩晕,差一点就晕死过去。她咬了咬牙,硬撑着自己的身体起身道:“你你不是洛倾尘,你究竟是是谁?”

    “作为血魔殿的人,难道你不知道一百年前魔君是怎么被封印的吗?”她看着言若瑶,眯了眯眼,一字一句,冰如寒魄。

    “你怎么知道,你的年岁”言若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双眼珠死死的瞪着她。

    当年汐语之湾大战,她虽在凡尘历劫,但回到悬空居后也听很多人提起。

    据说是盈灵郡法术极强的千年樱灵用古祭咒语封印住了血魔殿最鼎盛的魔君

    “当年就是我亲手封印的魔君!”她猛然颔首,眼眸中带着一片冰冷道:“所以我才没了九层的法力。”

    如今,所有法力都回来了。但是那个曾经与他并肩作战的少年,却不见了

    “哈哈哈哈”言若瑶仰天长笑,鲜血从七孔流了出来。

    此时言若瑶面部极尽的狰狞扭曲,犹如一个被撂倒的小丑,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可那又如何呢?”她极尽开怀的笑着,一边笑一边呐喊道:“墨白辞已经死了,你不知道吗?”

    她一怔,总觉得心口如瞬间被千金巨石压住,就连呼吸都极为困难。

    快窒息的感觉

    “看你的眼神怕是不知道吧!”言若瑶红唇一勾,露出极度诡异的笑容看着她道:“不然你以为你身边那些细碎的蓝光是什么?”

    “言若瑶”她的声音带着一抹微微的颤抖,刹那之间,手中的玲珑戒金光鼎盛。

    她接受原主记忆的时候只是觉得愤怒,却从未有过恨意。

    可就在这一刻,她的内心深处充满了恨。

    用恨盖过了软弱,盖过了害怕

    下一秒,玲珑戒的金光好不犹豫的朝着言若瑶的方向攻击而去。

    言若瑶用尽全身的灵力设立起一个屏障,却在瞬间崩塌

    顷刻之间,金光划过她的动脉。

    顿时,鲜血四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