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一时间,火炼窟。

    少年的月白色长袍已经被血染成了鲜红,鲜血如水柱一般一滴一滴不停的往下掉。

    他双眼紧闭,一张冷落冰霜的绝美容颜苍白如纸。

    红莲业火的蔓藤已经搅断了他身上所有的筋脉,刺入他的骨髓。

    “好”言若瑶看着眼前墨白辞,气的双唇不停的颤动。她右手幻化出血色一般的红莲宝珠,看着他道:“你逼我的。”

    他垂着眸,在感应到红莲宝珠的一刹那,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终于,要祭劫了。

    只见阴森的火炼窟瞬间被红莲宝珠所点亮,火炼窟顶端有一百零一个大洞,透着诡异的气息。

    红莲宝珠在言若瑶的手中缓缓升起,直到最大的洞穴之处方才停了下来。

    空气中弥漫着肃杀之意,只见言若瑶念起夙轻邪交予她的驱宝之咒。数秒后,红莲宝珠缓缓打开,飞快的转动起来。

    “轰隆”下一秒,一道血红之光朝着墨白辞的方向狠狠的劈了下去。

    空气中弥漫这浓重的血腥气息,可那个浑身是血的少年,嘴角那抹勾勒起那抹笑容更加的浓烈。

    他无声的动了动嘴唇道:“一”

    “墨白辞”言若瑶见他毫无反应一言不发的承受血魔殿圣物红莲宝珠的圣火血光,丝毫没有半点求饶的意思。

    这等宝物的威力,眼前这个人若不是墨白辞,早就灰飞烟灭了。

    为什么,为什么全天下的人都在保护洛倾尘。

    而且都是拼了命的在保护她

    一个洛倾尘,值吗?

    只见她死死的咬着牙,手中泛着的红光更甚。她右手一抬,再次驱动红莲宝珠。

    顷刻,有一道血红之光朝着墨白辞的方向劈了下去。

    “嗯哼”只见他闷哼一声,身上的元神已经若隐若现。

    “二”这个字是他的心中所默念,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说出话来了。

    “墨白辞,你若把洛倾尘和星辰剑交给我,我便放你和锦风回悬空居。”

    死寂一片死寂

    “好,那你便替她,下地狱吧”言若瑶深吸一口气,眼眸之中充满了血丝。

    她微微抬手,红莲宝珠飞快转动。一百零一道血红之光汇聚到一处,朝着墨白辞的方向劈了下去。

    他闭了闭眼,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挡住这三道红莲宝珠的圣火血光,他只知道,红莲宝珠是她的天劫。

    而他,绝对不能让她去承担

    诸神皆知,血魔殿圣物红莲宝珠千年才能驱动一次,而且只能劈三下。

    星宿之神告诉他,由于一百年前千年樱灵念动古祭咒语将魔君封印。那时起,她便注定要承担红莲宝珠的洗礼。

    这是她的天劫,永生皆躲不过。

    而今,他用了几乎变态的方式。为她破了本该是她要承受的天劫。

    “不”一抹撕心裂肺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下一秒,四周落下了大片的樱花,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樱花气息。

    “别过来”他似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将心底的声音呐喊了出来。

    只见她手中的玲珑戒泛起金色的流光,瞬间冲到了他的面前。

    原本困住他的红莲藤蔓在触碰到金色流光的一瞬间,极速缩回。

    电光火石之间,他将她反手一抱,稳稳的护在身下。

    “砰”第三道血红之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