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场生死未卜的死泽之行,从上路的那一刻起,便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由于御剑之术和灵术的关系,墨白辞比起离锦风而言快了整整半日的行程。

    言若瑶站在离锦风的剑上,可谓是不断的催促。

    “若瑶,你我就算用尽全部的灵力,也是不可能追上墨白辞,你明白吗?”离锦风将只觉自己额头上汗珠点点。就连御剑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嗯哼?”言若瑶轻哼一声道:“看来悬空居灵术排行第一和第三的差距,还真心不是一点大。”

    那个女的夺走了一百年属于她的宠爱,凭什么她终于将属于自己的抢了回来以后。那只小妖怪不出三月就找到了新的靠山。

    而且,还是从来没有人能够接近的天命师墨白辞。

    她无论是出生还是身份,都比那个小妖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那种才修炼了百年的妖怪,有什么资格和她相提并论!

    离锦风闻言,没有回答她任何的话。而是执剑而行,朝着第一个落脚点的方向飞去。

    到达以后已经是半夜子时三刻,客栈里的人几乎都睡了。

    只有小二替他们安排好了房间,说在傍晚之时,一位姓墨的公子已经替他们订了房。

    由于他来订房的时候只有两间,因此只留下了一间给他们。

    离锦风一愣,第一反应却不是自己要和言若瑶共处一室。

    而是墨白辞和她

    同一时间,一间别致的厢房内。

    洛倾尘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窗外皎洁的月色照在她白皙的脸颊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樱花气息。

    她不知道,不远处打坐的墨白辞比起她而是,内心更加的慌乱。

    “白辞大人,你睡了吗?”她眉梢轻轻一动,寂静的空气中传来她清灵好听的声音。

    良久,他方才缓缓开口道:“怎么了?”

    只见她摸了摸衣袖里的三个锦囊,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给我的三个锦囊,我要什么时候打开啊?”

    “封口之处显现的蓝色灵力消失,便可以打开。”他的语气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情绪。

    洛倾尘闻言,不知为何心底有一种很慌乱的感觉。只有死死的捂住这三个锦囊,方才能够让她安心一些。

    翌日一早,他们出发的时候才发现,离锦风比他们更在一个时辰已经率先离开。

    “听小二说,他们昨晚很晚才到,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启程了。”洛倾尘站在浮华剑上,不解的问道。

    墨白辞闻言,淡淡开口道:“好胜之心。”

    话音一落,他便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改变原有的方向,沿雪峨山飞行而去。

    这是传说之中的雪山,住着雪女和一些品阶较低的阴灵。

    可值得一提的是,这座山非常的高,若非顶级的御剑之术,根本不可能飞过。

    毕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御剑想要九十度垂直而行,再者雪峨山的温度非常的低,普通的灵术师极有可能因体力不支而从剑上掉落下来。

    那是,便是尸骨无存。

    然而,那只是普通的灵术师。像墨白辞这样的大神,飞过雪峨山简直就是和飞平行之地一样。

    他用守护之界将洛倾尘保护起来,随即犹如出入无山之地一般,笔直飞过雪峨山。

    只不过站在山顶之时,他停了下来,浮华剑缓缓落地。

    洛倾尘微微抬头,看着眼前的景象,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