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夜是墨白辞千百年来第二次失眠,第一次是他算到自己天劫的时候。

    只见他微微闭眼,脑海中尽是那一抹清甜的笑意,好似一阵温暖的风,毫无预警的吹进了他的内心。

    啊,原来动了凡心是这种感觉。

    百年之前,他命里的情劫只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

    但如今,他知道了一切的一切都还未结束。

    对他而言,这只是一个开始

    三日后,海魂死泽出发的日期。

    洛倾尘准备好了所有东西,往主殿走去。

    她的手中拿着一件月樱裳,决定将它还给墨白辞。

    可就在墨白辞看见它的一瞬间,眉心便蹙了蹙道:“你没穿?”

    “我”洛倾尘咬着唇道:“我听少卿”

    “穿起来。”他几乎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而是目光认真的对她说道:“海魂死泽绝非等闲之辈能去,我既说过会保护你,自然便会做到。”

    其实,她不知,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丝不悦。

    一向对尘世淡漠的人也会因为自己送出的第一件礼物被拒绝,而感到心中隐隐的情绪。

    话音一落,他便朝着殿外走去。边走还不忘边交代:一定要穿。

    她在偏殿想要很久,最终将月樱裳整齐的放到包裹里。

    终究,她还是没有办法做到,让别人承担自己所有的痛苦。这种拿别人的命放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实在没办法淡然接受。

    出发之前她才知道,原来这次的海魂死泽并不是只有她和墨白辞两个人同去。

    还有离锦风和言若瑶。

    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皆是同一时间落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这两种目光所表达的情绪,相差甚远。

    离锦风半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的洛倾尘。她一改往日总穿的樱花色罗裙,而是换了一件月白色长裙,三千青丝垂腰,头顶斜插着一支樱花白玉簪。

    她的眉眼之间清澈无忧,但却不同百年之间在他身边时的那般,眼底只有他离锦风一个人。

    现在的她站在传说清冷孤傲的天命师身边,显得那么的般配。

    内心深处充满着不一样的情绪,一个整整一百年被他宠在手心的女子。突然有一天,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突然变得耀眼,变得遥不可及,变得

    冷漠。

    她看他的眼神,再也不是那种唯一的笃定。而是几乎连一道浅浅的目光都没有落在他身上的淡然。

    而言若瑶,愤恨、不甘、嫉妒、种种情绪蔓延在心底,可却无法用世纪行动做点什么。

    毕竟,这个天垂大陆又有谁,能够动得了墨白辞身边的人。

    “从这里出发,御剑而行大概三日便可到达海魂死泽。”墨白辞的声音清冷的传来,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白辞大人真的认为什么玲珑戒能帮我们找到悬空居圣物星辰剑?”言若瑶的语气带着微微的不屑,但表情却是一副认真询问的模样。

    “嗯。”墨白辞言简意赅。

    简简单单一个字,却是气势十足。

    星君闻言接话道:“星宿之神曾明言,上古神器之间皆有通灵感应。若要找到星辰剑,必须有同样的神器作为牵引,否则犹如大海捞针。若瑶,你可明白?”

    “是是若瑶冒犯了。”言若瑶急忙低头,不甘的认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