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清歌小姐,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鬼才是最可怕的吗?”洛倾尘目光瞬间变成极尽的冰冷。

    她最先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瞬间,**燃烧摧毁。

    其实这个**早就被夏清歌做过手脚了,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

    而后,她眉间紧紧蹙起,医疗推车上所有的手术刀都立了起来。

    顷刻,它们便迅速朝着夏清歌的方向飞了过去,在她颈脖之处绕城一圈,仅仅零点五厘米的地方停下来。

    “你”她紧张的吞了吞口中,其中一把手术刀已经细微的刮到她的皮肤表层。

    一道微红的印记,透着浅浅的血色。

    “我?”洛倾尘抬了抬眸,双手抱胸,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最终站在慕华年的另一侧床沿,嘴角却勾勒起一抹淡笑看着她道:“夏清歌,你是杀不死我的。而我,要想杀你,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不知为何,看着面前脸色苍白如纸,冷汗不停往外冒的夏清歌,她的心里无比的爽快。

    如果不是她,慕华年现在还安然的站在他身边。

    他们牵起彼此的手,幸福的走完这一生。

    而夏清歌,毁了这一切的美好,她怎能放过她?

    “不”夏清歌怒吼了一声,颈脖之处一圈的手术刀由于她剧烈颤抖了一下,硬生生的划进了她的肉里,寂静的空气中甚至能听见刀子划破肉的声音。

    下一秒,她瞪大了眼睛,半寸都不敢乱动。

    只见她死死的咬着苍白的嘴唇看着洛倾尘继续道:“你若是杀了我,我的爸妈不会放过你的!我告诉你,我的s市四大家族夏柏唯一的女儿。我若是死了,你洛倾尘全家都要陪葬!”

    她可是他父亲的掌上明珠,她母亲的绝世珍宝。从小受尽宠爱,要什么便有什么。

    可如今,她竟然被一个会邪门歪道之术的渣渣所控制。

    不她不服。可她害怕,真的好害怕。

    面前的手术刀好像随时都会刺穿她的喉咙,让她瞬间毙命。

    所以此时此刻她最应该做的,就是拿出夏家威胁洛倾尘。

    只有她的父亲夏柏,能震慑住这个犹如使出邪术一般的诡异女人。

    可她没想到的是,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洛倾尘笑了。

    那一笑极淡,却带着森森的寒气。

    她眉眼微挑看着夏清歌道:“临死之前,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这件事,在过去的某个维度,是她自己调查得知的。

    那么这个维度,这个位面,就让她来说吧!

    毕竟,很爽不是吗?

    “你你想说什么?”洛倾尘此时此刻的眼神,让她感到极度的害怕。

    她认识她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她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和这种犹如地狱一般的恐怕眼神。

    “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为什么我和谢婉约长得如此相像吗?”她轻哼一声,粉唇微抿。一双清澈的明眸看着夏清歌的双瞳不断的放大。

    惊恐万分,用在这里当真一点都不为过。

    “你我不”她拼命的摇着头,手术刀嘶嘶的划着她的肉,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下一秒,洛倾尘清冷的声音传来:“因为我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