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安阳:我总相信上天会让有情人终成眷属,果真,天不负我。

    我的娘亲是赵王从青楼里买下的女子,因此我的出生就是一个悲剧。

    赵王起初很爱我的娘亲,我出生以后虽不如赵安陵那般尊贵,却也不像后来那般卑贱。

    赵安陵的娘亲是一个名门望族,只可惜赵王并不爱她。

    久妒成恨,成了那个女人的一生。

    之后种种的栽赃嫁祸,让赵王终于不再相信我们。

    最终我的母亲被关进冷屋,而我不慎被赵安陵弄瞎了双眼。

    第一次知道她的时候,是在十二岁那年。

    赵王三十岁寿辰的宴会上,可惜当时我已经是一个瞎子,未能亲眼看看她一曲踏雪霓裳舞跳得多么的倾国倾城。

    只知,一曲舞毕,全场为她举杯喝彩。

    那天,原本处于无边黑暗的我,竟然看见了一点点的光。

    再遇见她的时候,我的母亲病重。

    她脚上的铃铛响起的那一刻,我的心就躁动不安。

    这里是洺州,而她在中牟,怎么可能?

    可当她对我说话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就是我生命中的光。

    她说她可以帮我找大夫,可是要我答应她去中牟找她。

    起初我只知道她是中牟的名门千金,却不知她竟然是洛王的女儿。

    洛王这两个字无论是在我眼里,还是在赵王眼里,都是那么的望尘莫及。

    可即便如此,我的心底却还是想要去找她。

    虽然,我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第二天,我的娘亲死了。

    赵安陵说,对亏了他的倾儿妹妹,我的母亲才终于死了。

    我知道赵安陵的意思,他说是她害死了我的母亲。

    但是,我并不相信。

    安葬完我的母亲以后,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可我是不想要呆在赵王府。

    小时候一直教我写书练字的教书先生看我可怜,问我愿不愿意去他新开的礼乐书院上课。

    我心中一喜,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毕竟,礼乐书院在中牟。

    其实她不知道,我比她更早知道她在礼乐书院上课。

    当然,我也知道了她是洛王府唯一的千金。

    我不由得苦笑,这是一道永远也不可能越过的鸿沟。

    不可逾越到,就连努力,都成了一件可笑的事情。

    然而她,还是和我说话了。可我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

    后来的我很努力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路好像开始变得顺利。

    几年后,我从一个教书先生的助读成为一名监察御史。

    后来我才知道,我一个瞎子,官途能够如此的顺利,必定其中有高人相助。

    而这个高人,就是她。

    而就在这个时候,曾经帮过我的颜无色被逼嫁给了六十岁太傅,做他的小妾。

    想来我一个瞎子,这辈子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了。

    颜无色毕竟对我有恩,还了便是。

    可我没想到,新婚前夕,她竟然拿着天山雪莲和洛家家令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娶她。

    我竟然,有机会娶她!

    洛王的确宠她,无论什么都倾尽一切满足她。

    即便,她要嫁给一个瞎子。

    我与她成亲那晚,我紧张的掀开了她的盖头,第一次看见她倾国倾城的容颜。

    真的好美好美,这样美的她,为什么会喜欢我?

    我多么想和她共度余生,哪怕不再报仇。

    而她,却没有停下帮我追名逐利的脚步,拼尽所有为我攻下东面大陆所有的城池。

    可我最终竟然伤害了她,伤害了我们的孩子。

    她在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觉得她变得不一样了。

    以前的她向来骄傲,做事果断。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变了。

    她变得那么可爱,还会偷偷给我做菜。

    虽然做的菜实在是有点

    可是她变了,她会说软言细语了,她会有小情绪了,她会对着我哭了,她会抱抱我了。

    如果我以前是对她仰慕,现在就是不停的想要靠近。

    因为我,再也不是那个瞎子。

    因为我,终于有机会像一个男人一样站在他面前,保护她。

    此生愿为你,画地为牢,困顿其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