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年,中牟下了一场大雪。

    赵安阳在洛府的后花园堆了一个雪人,眼睛蒙上了黑色的布。

    “咦,你堆了个自己!”洛倾尘从房间里出来,看着肥嘟嘟可爱的雪人,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

    赵安阳见她没穿外套就跑了出来,眉间微微蹙起,走进内室将她的大红色披风拿了出来。

    洛倾尘站在雪儿旁边走了两圈,呆呆的笑了。

    “别着凉。”他将披风披在她身上,温柔的揉着她。

    “像我吗?”他见她一直看着雪人不说话,含笑问道。

    洛倾尘眨了眨,摸了摸雪人的脸,只觉得凉凉的雪融化在手心。

    她淡淡的笑了笑道:“有点胖。”

    “是吗?”赵安阳看了一眼现在的自己,自嘲的笑了笑:“和现在比起来好像差不多”

    “对,你好胖。”洛倾尘看着他甜甜的笑了。

    这几年他们策马江湖,看遍千山万水,走遍海角天涯。

    除了吃就是玩,赵安阳可谓整整胖了一圈。

    “夫人这是嫌弃我了。”看着她依旧清眸如水,和几年前的样子一般无二。

    似乎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

    “哪有,明明是你嫌弃我!”洛倾尘嘟了嘟嘴指着雪人道:“你都只堆了一个自己,没有堆一个我!”

    “下雪了,我怕你冷。”赵安阳把她的小手握在掌心,

    柔柔的,暖暖的

    “胡说,你就是不愿意给我堆一个!”洛倾尘轻哼一下草草堆了两下就堆出一个雪儿,她将身上的大红色披风披在雪人身上,看着他笑盈盈道:“像我吗?”

    “太胖了,倾儿比它好看多了。”赵安阳将雪人身上洛倾尘的披风拿了下来给她披上,又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拿下来给雪人披上。

    他看了一眼雪人,嘴角不经意露出淡淡的笑容:“如果当年我遇见你的时候也有着显赫的身份地位,那时候的我,应该就能把披风披到倾儿身上了吧!”

    洛倾尘一愣,良久才浅浅的笑了笑:“真是个傻瓜。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地位,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任何东西都不会改变。”

    “好倾儿”他揉过她的腰,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眼眸却看着身前洛倾尘堆的雪人含笑道:“如今我披上了,也算为时未晚。”

    她看了一眼眼前自己堆的傻傻的雪人,披着赵安阳的披风,看着面前那个啥衣服都没有的雪人,心中突然涌上一阵感动。

    这样的场景,但是和当年的她们一般无二。

    “赵安阳”她微微抬眸,看着他的俊美的侧颜喊着他的名字。

    “嗯?”他抬眸看着她。

    她浅浅一笑,微微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道:“我爱你。”

    赵安阳反手将她揉进怀里,低头深吻声音字字珠玑凉凉如水般好听:“我也爱你,生生世世。”

    说罢,他抱起她朝着房间里走去。

    窗外大雪纷飞,两只雪人在雪中就这么静静的待着,犹如当年的那么一般。

    这一世赵安阳活到了六十岁,在古代这样的岁数已经非常不错了。

    洛倾尘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直到梨花树下,他将死的那一刻,他的眼眸依旧是那么的好看。

    “倾儿,我竟这般无用,比你先走,要你承受离别的痛苦。”赵安阳躺在她怀里,眼角带着泪水。

    “傻瓜,来世我们还会相见。说好了,生生世世,永不相离。洛倾尘早已红了眼眶,她不舍,却无用。

    系统今天早上就和她说过,赵安阳这一世的寿命就到今天为止。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过五更。

    也好,离别的痛苦,由她来承受。

    “嗯倾儿”他的气息越来越弱,微张薄唇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她的名字。

    “我在我在”她抱着他,泪水不停的涌出眼眶。

    “我我爱爱你。”他闭上眼,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也是。”她抱着他,意识渐渐的模糊。

    你若一直在,我便一直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