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酒后吐真言?亦或是良心发现,改过自新?

    不过,那又如何。

    管她什么事!

    “说完了?”她轻哼一声,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容道:“说完我就走了。”

    说罢,她转身便走。

    顾流沙一着急,伸手欲要抓住她的手臂。她反应极快的往后退了一步,让他扑了个空。

    只见她冷眸一敛,看着顾流沙道:“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顾先生你难道不懂吗?”

    原来对爱情不忠贞的人,耍起无赖倒挺专业。

    “哈哈”顾流沙往后退了一步,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忧伤,无奈的笑道:“倾尘,我一点都不快乐。真的一点都不快乐。”

    他咬着唇,情绪有些激动,眼眶中有些红。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卑微的陪在夏清歌身边,方才知道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

    在他眼里,洛倾尘就是一个小女人,时时刻刻陪在自己身边嘘寒问暖。从来都不会耍小脾气,也不会无理取闹。

    偶尔受了委屈,最多画着小圈求安慰。

    那时候的他,会轻轻的摸着她的头,给她一个无比宠溺的眼神。

    突然很怀念

    不,或许应该说。

    他就是很怀念!

    “那就真的要和你说一句不好意思了!”洛倾尘双手抱胸,眉眼之间带着极淡的笑意,轻笑一声道:“因为我很快乐!”

    “你骗人”顾流沙似是趁着酒气大吼一声看着他道:“上一次我们在星空偶遇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还是带着期待的。”

    “咳咳”只见洛倾尘清了清嗓子,耸了耸肩道:“那才是骗人的。”

    话音一落,她便头也不回的转身朝着别墅里走去。

    徒留下一脸错愕,站在原地顾流沙。

    他的脚下犹如拴住了千斤大石,一步都不能动弹。可他的眼底却燃气另一种炙热的目光,层层蔓延开来。

    而他们都不知道,此时此刻别墅内一层的某间房间的窗帘后面,某人墨眸一敛,带着一抹霸道的气息。

    他一边看着楼下的两人,一边用镊子把陷入肉里的玻璃拔出。

    可他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只是偶尔的眉间微动,薄唇不甘心的抿起。

    “咔嚓,咔嚓”两声轻微的快门声音从别墅后面不远处的草丛里发出。

    好似有大事,要发生。

    洛倾尘回到别墅房间的时候,慕华年站在落地窗外的小阳台,悠闲自在的喝着咖啡。

    他受伤的左右,用水清洗干净以后,随意的用纸巾包扎了一下。

    远远望去,还能看到渗着的血。

    见洛倾尘走了进来,他直了直身子,抿了一口咖啡。将自己的左手轻轻一动,似是在召唤者某人的关心。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一种危机感。好像有不怀好意的人,想要抢他的荧幕p。

    洛倾尘眉心一簇,往小阳台走去。

    刚到,便一屁股坐到他对面将手里的塑料袋放到桌上看着慕华年道:“慕先生,你这场英雄救美,倒还蛮帅。”

    说罢,她按住他的左手,将渗着血的纸巾慢慢的从有些粘在一起的伤口处撕开,眉头皱了皱道:“只不过英雄在救美的情况下,是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她有些懊恼,明明是想说关心人的话,却好似怼人一样。

    果然,自从当了p,就连性情都有些相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