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她是真的下不来床。

    可她这一身点点晕红,以及昨夜的大汗淋漓,实在不宜到处乱跑。

    必须要先洗个澡,找一件领子高一些的衣裳穿起来。反正这天寒地冻的,顺便在披个绒毛披风!

    “娘娘,你这是醒了吗?”念念似乎听见了些许声响,试探性的问道。

    洛倾尘灵机一动,想着:对啊!她还有念念!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道:“念念你帮我去后花园采点海棠花,送到栀莲池来,别让别人知道了啊!”

    说罢,她便挑好衣服起身,朝着栀香池走去。

    栀香池离她的寝殿非常近,穿过一个小小的石子路便能到达。

    她比较懒,却是很少来这里沐浴。但倘若今日又在寝殿沐浴,指不定还没洗完便等来了他们家爷!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很愤怒,任务面板上说好的弱鸡王爷,怎么说变就变了!

    她懒散的眯了眯眼,栀连池的水温不热不凉,刚刚好。闭着眼,感觉很舒服。

    不远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不轻不重,却有些熟悉。

    “念念你就随便洒一洒,顺便把台子上的果酒给我递过来。”她闭着眼,语气轻轻,在这一片白烟缭绕的池子里,暧昧的氛围冉冉升起。

    “我倒是不知道,倾倾喜欢果酒。”一抹温柔的声音响起,让洛倾尘瞬间睁开了双眸。

    脑海中的第一反应是:念!念!这!个!叛!徒!

    楚南弦拿起台子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嘴角带着一抹浅笑,眸光微亮的看着她道:“还不错。”

    “爷,你怎么来了”

    “西城王府的果郡爷上次在宴会上见过念念一次,似乎对她很是欢喜,下朝后正好随我入宫。”楚南弦一步一步走向他,目光带着一抹炙热道:“念念似乎对他也颇有好感,便让我替她来送这海棠花瓣。”

    “念念果然是个叛徒!”

    “这样也好,再也没有人能打扰我和倾倾了。”

    说罢,他落入莲池之中猛然将她抱起,水花四溅,海棠花瓣如风一般洒落。

    洛倾尘只觉得心口一跳,脸颊爬上一抹绯红。

    鸳鸯戏水,肌肤之亲!虽然不知道多少次了,她还是很害羞啊!

    下一秒,楚南弦便俯身,极轻的吻住了她。带着他熟悉的气息,和那温柔的声音,一寸一寸的侵蚀着她的内心,打破她所有的防线。

    她轻轻闭眼,感受着他带给她的气息,身体也不觉得疲累,反倒是一阵轻盈般的愉悦。

    良久,两人在水中完全融合,在另一个世界辗转反侧

    再睁眼,她已经睡在温暖的床榻之上,身旁坐着的是那个温柔如风的少年。他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入睡。

    未来的许多许多年,他都是这么做的。她在他身边,就能安详的闭上眼,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数年以后,她的身子越发的嗜睡。经常一睡便是好几日,他找遍了这片荒泽大陆都没有找到能医治她的方法。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用自己君邪阁阁主的力量,强行将她留在人世间。

    直到,风飘山的君邪阁一夜之间骤然崩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