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在休养期间,从小秋哪里听见不少有关于颜家的事情。

    颜无色的脸是被洛南郡刮花,并且吊在城门上的。

    死相极为恐怖,一双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洛南郡是洛王的胞弟,也就是她的叔父。

    有句话她算是说对了,洛家百足之虫,至死不僵。

    颜无色这么光明正大的将黑手伸向洛倾尘,洛家自然有人为她出头。

    至于颜真

    据说赵安阳没让他死,而是将他发配到旱地的荒芜沼泽。

    荒芜沼泽是个什么地方!?只要丢进去一个晚上,第二天连骨头渣子都没有。

    这也算是一种变态杀戮了。

    感觉整件事情都很圆满,可是她的好友度犹如千年寒冰一样定格在了百分之九十!

    我去,该不会一辈子都是九十吧!

    这个想法飘过她脑海的一瞬间,她的嘴角却不自觉地露出一丝微笑。

    似乎如果一辈子都是九十,也挺好

    赵安阳这几天依旧很忙碌,洛倾尘没明白他在忙碌啥,不过他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回到紫宸殿吃晚膳!

    今天心情好,洛倾尘想着,给忙碌的他做一顿饭吧!

    “碧粳粥、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糕、如意糕、合欢汤、珍珠翡翠圆、翡翠芹香虾饺皇”洛倾尘鼻子动了动,看着一桌子的菜,满意的点了点头。

    “夫人,您今天做的菜怎么和上次的差那么多啊?”一旁的小秋将他最爱吃的玫瑰酥拿了出来,看着洛倾尘道。

    她只觉得脸颊一红,对着小秋就翻了个大白眼道:“小秋你是想被杖责了是吧!”

    “这次朕的疑问倒是和小秋一样。”赵安阳从不远处缓缓走来,一袭蓝白色长袍,眉眼之间带着浅浅的笑意。

    她倒是极少看见他穿着有些花色的衣服,以往见着的不是纯黑就是纯白。

    小秋吐了吐舌头,俏皮的朝着洛倾尘行了个礼,乖乖的退了下去。

    洛倾尘抿着唇,带着一丝娇气的神色看着赵安阳道:“今日皇上似乎比以往回来的早了些。”

    看着她有些傲娇的表情,嘴角带着柔软的笑意,一双明眸认真的看着他。

    赵安阳只觉得心底一颤,脑海中不禁想起那天她一袭白衣一身是血的摸样。

    指尖微微颤抖,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快步走到她身边,猛然将她抱在怀里。

    洛倾尘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所吓到,慌乱的眨了眨眼道:“你皇上你怎么了?”

    “以后不准丢下我一个人,我会害怕”赵安阳抱紧了他的身子,在她耳边轻轻呢喃。

    “不会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呢!”洛倾尘抿唇一笑,用小脑袋在他的胸前蹭了蹭,特别可爱。

    “你诱惑我?”赵安阳见她软软的身子靠在自己的身上,顷刻便觉得浑身的细胞雀跃跳动。

    “我没有!”洛倾尘迅速跳离他的怀抱,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死命的摇头。

    “那就当我诱惑你吧!”他伸出手拉出她粉色的衣袖,将她再次抱入自己的怀中,顺带坐了下来,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淡笑道:“今日倾儿怎么不做猪肚炖甲鱼,核桃黑米露,枸杞”

    “停!皇上为何打趣我?”洛倾尘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红晕,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不必再叫我皇上了。”赵安阳笑了笑看着她的眼眸道:“刚才对小秋说的那声朕是我最后一次以这个字自称。”

    “什么?”洛倾尘嘴巴张了张,整个人瞬间愣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