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终,洛倾尘同意了君妖宸的提议。

    这一次,他没有骗她。

    毕竟,作为一国太子,他没必要再和一个死人计较。

    当晚,洛倾尘就将楚南弦带回已经被查封的楚王府。皇帝虽知道这件事,但既然自己儿子喜欢,也不说什么。

    君妖宸给了她一天的时间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否则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

    她又怎会不知,所谓的一天时间,也不过就是被四个他专门训练的白衣女子跟着。

    但那又如何,无论多少人跟着,她的眼里都只有他一个而已。

    不知为何,仅仅几日楚王府就显得有些荒凉,棠心殿外落满了海棠花瓣,与大雪交织在一起,显得特别的美。

    生于夏花之灿烂,死于秋叶之静美。

    或许此时此刻,她便是这副心境吧

    她小心翼翼的将楚南弦身体里的剑一一拔出,由于过了一夜,拔出的瞬间已经不会在流血了。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起身,走进他们曾经住过的厢房,拿出一件皓月如白的衣裳。

    她终究觉得,那样温润如玉的男人,就适合这样的白色。

    干净纯粹,温暖于心。

    洛倾尘认认真真的替楚南弦换好了衣裳,便抱着他靠在海棠树下。

    如此深冬,他们殿前的海棠树依旧开的如比灿烂。寒风一吹,万顷花瓣纷纷掉落,美不胜收。

    可这样的场景,他却看不见了。

    她微微低头,用手轻轻抚上他冰冷的脸颊,眼眶通红的吸了吸鼻子道:“我们回家了。”

    有很多话想说,这一刻却如鲠在喉,一句都说不出来。

    脑海中仅仅只闪过系统告诉她的话:一魂一魄,不足以定生死。

    她有机会,她还有机会。她不能放弃,那个对他百般宠溺的男人从未放弃过她,她又怎么能放弃?

    洛倾尘眸光一敛,深吸了一口气,将他的尸首安放在水晶冰棺内,葬海棠树下。

    抬眸、起身、咬牙、紧紧握拳。

    等她,一定要等她

    这夜,终究不够平静。后天她便要正式加入太子东宫,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既然死不成,那便活下去。

    系统,你说吧!当时你说的最爱之人,以血而祭究竟是什么意思?

    宿命,每个君邪阁阁主都不是完整体。男主最爱之人肯定是宿主无疑,因此用你的血祭奠君邪阁的亡灵,以此来换取他三魂七魄的归位。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系统所知,这个血祭之法是要在一魂一魄的肉身存活的情况下,方能有机会成功。而如今

    你的意思是,我会失败?

    有这种可能,毕竟故事的已经发生了改变,结局早已不同。系统能看透很多事,却看不透人心。

    未来的无数日子,它只能陪着自己的宿主,一一度过难关。

    是生是死,拼尽所有的努力。

    好!我知道了!今晚,便血祭吧!

    殿外共有八个人看守,以宿主的能力是出不去的。

    可否兑换瞬间移动?

    可以,需500兑换值。

    换!

    叮扣除兑换值500,成功兑换瞬间移动仅限使用一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