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任务,以至于系统问她是否留下的时候,她都没做任何反应。

    “她怎么过去的?”君妖宸大吼一声道:“不许再放箭。”

    说罢,他转身朝着洛倾尘的方向大步走去。

    可她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

    雪花一片一片的落在她的身上,落在楚南弦的身上。她似乎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的极重的海棠花香,那样的熟悉,那样的舒服。

    可她的一颗心,却那般的死寂。

    她微微低眉,看着怀里的人那张英俊潇洒的惑世容颜,一身是血,安详紧闭的双眼,没有任何气息。

    他不在痛苦,不再伤心,不在经历她带给他的任何痛苦和绝望。

    这样,好像也挺好的吧

    而她,好像也不必在这个世界上在呆下去了吧!

    也许死,不是生命的尽头,而是另一种往生的解脱

    洛倾尘深吸一口气,随意拿起地上的长箭,一双空洞的眼眸半眯着,不带有任何的情绪。

    下一秒,她便将箭举起,打算刺入自己的心脏。

    可那个如鬼魅一般的男人,没有给她这样一个机会。

    “想死,有这么容易吗?”

    “有这么难吗?”她微微颔首,眼底布满了鲜红的血丝,就这么望着君妖宸冷哼一声道:“一个人想死远比想活,要容易的多。”

    突然之间,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恨了。或许连生命都不想继续的时候,恨也无从说起吧

    “哈哈”只见君妖宸大笑一声,眼眸中带着狠戾的笑容,拔起腰间的长剑,朝着楚南弦的身体一剑刺了过去。

    顷刻,洛倾尘抬手,死死的抓住那柄利剑,咬着唇呐喊道:“你别碰他”

    一滴一滴的鲜血划落在白茫的雪地上,与楚南弦先前的血液相融合,一寸一寸,犹如一朵灿烂的暗花,盛开而来。

    轰隆只见那一瞬间,天空中电闪雷鸣,雪花随着狂风漫天飞舞。

    她死死的咬着牙,眉心的彼岸花若隐若现,好似下一秒体内就会涌出一股极其大的力量,将这个世界毁灭。

    “咻”他将长剑从楚南弦的身体里拔出,摩擦过洛倾尘手中的瞬间,嘴角反倒是扬起了一抹极尽的笑容。

    他将长剑在鼻子旁闻了闻笑道:“三日之后,我太子东宫迎娶洛将军之女洛倾尘为太子妃。”

    “你做梦”

    “难道你想让他死后,还不得安宁?”君妖宸眉眼一挑,看着早已没了心跳的楚南弦道:“我可以将他的尸体一片一片的凌迟,每一片都泡在宫中医巫王的药酒中,倒是也挺赏心悦目!”

    “你这个变态”

    “你若是今天才知道,也太晚了。”他俯身平视她的眼眸,杨笑道:“你若同意,本太子至少允许你厚葬于他你若不同意,本太子便让他的尸首受尽侮辱。要怎么选,你可得想好了?”

    宿主,答应他

    我不我为什么还要呆在这里。我不是什么圣人,我有血有肉,我会痛啊系统

    宿主,你可还记得系统说的魂归之法。他是君邪阁阁主,一具肉身,一魂一魄,不足以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