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能感觉到楚南弦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她差点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

    多么想扑进他的怀抱陪他同生共死,但是她不能,她也不甘心。

    她并非不甘心手握百分之八十的好感度死去,而是不甘心这么被人害死。

    又过了一会儿,她将衣袖之中的一张宣纸拿了出来,轻轻的落在了地上,声音死寂如水的道:“那便签了吧!”

    她不懂什么是生死大义,不懂什么是离合殉情。可她知道,她想要他好好的,那样似乎也是值得的。

    楚南弦薄唇微抿,目光中依旧带着似水情深。只见他望着地上被自己血迹渲染的休书,嘴角依旧扬起一阵淡淡的笑容道:“我说过,只要你想要,只要我有,那我便会给你。”

    说罢,他抬手、指尖在地上随意拨弄,便都是他的鲜血。

    只见他死死咬着唇,看着休书两个字,心中狠狠的抽了一抽,用沾满鲜血的指尖,写下了他的名字。

    落笔一瞬,他的世界便再无光和梦。

    也就是在同一瞬间,洛倾尘捡起地上的休书,头也不回的往门口飞奔而去

    真正的痛彻心扉也不过如此吧,她就站在他面前,完全可以履行当时的承诺,此生此世,生死不弃。

    但现实却如此的可笑

    当他成为阶下囚的那一刻,她不仅没有允诺当初的誓言陪在他身边,反倒是拼命和他扯开关系。

    这样的洛倾尘,凭什么说她喜欢楚南弦

    但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翻身的希望。

    她走出大理寺门口的那一刹那,没有哭,没有撕心裂肺。

    而是安静如水的站在大雪之中,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君妖宸。

    “你要的东西给你,我要的你很清楚。”洛倾尘目光一敛,面上冷若冰霜到无一丝一毫的表情。

    “大胆!竟然如此和太子殿下说话!”白衣女子本就看她不顺眼,眼下见她如此放肆,自然找机会训斥一番。

    可她没想到的是

    “啪”只见一声清脆的巴掌响声,白衣女子瞬间踉跄倒地,嘴角渗着点点血迹。

    君妖宸轻轻吹了吹自己的手心,看着地上的白衣女子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人可以教训她,谁都不可以!”

    “是是太子殿下奴婢知错。”

    “滚”

    说罢,白衣女子便立刻离开,片刻都不敢逗留。生怕下一个巴掌,就能要了她的命。

    待周围仅剩她二人之时,君妖宸方才眯了眯眼,嘴角一扬道:“我要的可不仅仅是休书这么简单,你懂的洛倾尘。”

    他要的,只是她这个人罢了。一纸休书不过就是因为他不愿意任何一个男人和她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即便他是个死人。

    “楚南弦安然离开京都的那一天,我便如你所愿。”她死死的咬着唇,深吸一口气,眯着眼直视着眼前这个可怕的男人。

    她不会屈服,也绝对不会退缩。

    “好”君妖宸勾勒起妖娆的笑容,看着她倾城的容颜,眼底泛起淡淡的眸光,眉梢明亮道:“明日,我便送他安然离开京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