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本楚南弦突然发烧可以不必去参与三跪九叩之礼,毕竟楚家还有楚北夜。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为何,仅一夜之间,楚北夜就变得有些疯疯癫癫。

    时而惊恐,时而痴笑。似是受到了什么极大的刺激一样,心神俱损。

    千初月为了让他冷静下来,冲上前去像以往一样抱住了他。

    本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温柔的挽着她的腰,狠狠的亲吻她。

    却不曾想到的是,楚北夜是狠狠的甩着她的腰,然后**裸的扇了她两个大耳光子。

    这一幕,洛倾尘正好看到了。不仅她看见了,这次来风飘山跪拜的许多王孙贵族也看见了。

    楚北夜将千初月死死的按在地板上,扇了一巴掌又一巴掌。就更疯了一样,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叫你装神弄鬼,叫你装神弄鬼,本王打死你,打死你”

    那极重的力道打在她细嫩的肌肤上,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响声。

    千初月只得拼命哭着求饶,可似乎没人敢上前拉开楚北夜,只得让她享受着痛苦,等楚北夜打累了自然就停下来了。

    讲道理,看着这样的场景,还当真是大快人心。

    这也算是给原主报了血海深仇了!虽然,好似不是出自她之手。

    然而楚王却十分恼怒,毕竟皇帝对于君邪阁阁主的跪拜之事相当的虔诚重视。

    眼下皇帝本身就对楚王府虎视眈眈,认为他觊觎王座之位。

    倘若此时,他两个儿子皆是临时不去,定会留下诟病。

    楚北夜这副摸样肯定是去不了了,那么楚南弦就算身体在虚弱,也要硬着头皮上了。

    前往君邪阁的一路上都必须跪拜而去,可还未到达一半路程,洛倾尘已经觉得膝盖生疼。

    可身旁的楚南弦好似精神状态不错,越跪越开心的样子。

    完全没有昨日高烧之时,奄奄一息的感觉!

    她不禁耸了耸肩心道:想来也是!自己跪自己当然开心了!

    “倾倾膝盖疼吗?”他转眸看着鼓着嘴一脸委屈的她,心疼的问道。

    突然觉得这种跪拜之礼相当的无用,明年省去也罢。

    “疼呀。”她故作一脸沮丧的看着他道:“这跪拜是不人道的!”

    她说的没毛病啊!从明月山庄山脚之处开始跪拜,到达山顶的君邪阁,足足要跪拜一千多层阶梯。

    这分分钟跪到膝盖废掉好吗?哪里人道了!

    “嗯”楚南弦认真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道:“倾倾说的有理,明年就不必”

    讲到这里的时候,他似乎觉得有些不对。转过头看着带着一脸甜笑的洛倾尘,薄唇轻齿道:“不必一起来了我自己来便好。”

    其实洛倾尘知道,他上一句原本想说的是,明年就不必举办这种跪拜了。

    他们家爷有些时候,当真有些可爱。

    温柔之中,带着一抹浅浅的可爱。

    而洛倾尘不知,此时此刻某个妖娆邪魅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如当日在松丘山一般,半刻也没有离开。

    她或许不知,但这座风飘山的主人,君邪阁阁主深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