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终,楚南弦依旧没能拗的过她。带着一颗不安的心,让她自己一个人去找念念。

    其实他们所住的厢房距离杂房的位置并不是很远,只不过这条路是用五行八卦阵所排列,走起来会比较困难。

    可按理来说,傍晚之时跟随皇帝而来的道士已经教过她们如何走着阵法,应该不会迷路才对。

    “咻”一阵阴风吹过,周围的光极暗。此时如若手中的烛灯灭了,她恐怕都要走不回去了。

    “唔”

    “谁?”还未等到杂房,她便听见后花园的假山之中有细微的声响。

    “唔倾王妃快走”

    “念念”

    “咻”又是一阵风,但这道风和先前的不同,是人影极快来到她身边的风声。

    “怎么,倾尘见到本王不开心。”一阵略微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洛倾尘眉头紧紧一蹙,她自是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可她却不知那人绑走念念堵她所为何意。

    “楚北夜”她目光一冷,眉头轻轻蹙起,抿了抿唇道:“这三更半夜,我和念念就不打扰北爷雅兴了。”

    说罢,她转手欲走。却发现对方比她更快的伸手,牢牢的抓住手臂。修长的手指在她背后点了两下,她便动弹不得。

    楚北夜冷声一笑,在她耳际边轻道:“洛倾尘,你还想装模作样到几时,你不就是想欲擒故纵吗?本王今夜就给你这个机会。”

    “你放开我们倾王妃”念念用尽力气挣脱开抓着她的两个暗卫,冲到洛倾尘身边。一双尽是鲜血的手,死死的抓住楚北夜的腿。

    她脸色十分苍白,可以一双眼眸中却带着必死的决心,要护着自己的主子。

    “你们对念念做了什么?”洛倾尘看着身上泛着点点血迹的念念,咬着牙道:“楚北夜,你究竟想做什么?”

    “哈哈”只见楚北夜大笑一声,伸手用力一拉,将她带入自己的怀抱,一脸坏笑道:“倾尘倾尘,曾经的你可不是这么喊我的,你别告诉我,你真爱上了那个病王?”

    下一秒,他一角踢开抓着他腿的念念,对身后侍奉他的两个暗卫说道:“将她关起来,本王没完事之前,堵住她的嘴。”

    “我们家爷一定不会放过你”洛倾尘看着对方将念念拖了下去,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仅留下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楚北夜闻言,靠近她的耳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是感受她身上的芳香。而后轻笑一声道:“那无知的丫头竟然拿本王和病入膏肓的弱辈做比较,呵呵简直可笑之极!”

    “这世间总有自以为是之人,自以为自己是万人迷,其实不过就是个一事无成的卑鄙小人罢了。”洛倾尘目光中带着决然的凉意,咬着唇道:“你根本不配和他相提并论,因为你样样不如他。”

    她自知这附近都是楚北夜的人,如果要系统出手帮忙,定不能在这里。

    “哦?”只见楚北夜眉眼之间带着深深的怒意,看着她白皙如雪的肌肤和那出众的摇曳生姿,心中不禁欢喜,当时的他怎么没感觉到她那么美。突然有些后悔,做什么掉包新娘之事。

    “本王便让你看看,合欢之事,本王比不比得过他。”

    说罢,他拦腰将她抱起,朝着密室的方向走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