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公子好眼光,这可是前些日子我家老伴前往慕和国带来的稀罕之物,为了这个铃铛,我拿老伴差点连命都搭进去了。”小摊的老板娘对这枚小铃铛夸赞不已。

    楚南弦嘴角一扬,将一锭金子放到桌上。

    只见他拿起铃铛,修长的指尖轻轻一动,温柔的将铃铛系在了她的腰间。

    洛倾尘看了一眼青碧色的玉佩,再看了一眼腰间的铃铛,眨着眼睛问道:“为什么送铃铛不送玉佩啊!”

    她心水的玉佩啊!如此上等颜色的玉佩不要,竟然要一个铃铛!

    而且,为什么老板娘不夸她的玉佩,往死里夸这个铃铛!

    难道她看过去不像是有钱人?

    “这是落樱铃,慕和国的至宝,铃铛如泉水一般响彻。这样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能知道。”

    楚南弦说的很随意,但她的心却因为他的这句话,而轻轻一颤。

    有些时候,不断接受一个人的好,也是会害怕的。

    害怕有一天,他不给了。亦或者,他给不了了。

    她觉得,如果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被这么宠溺着,会被惯坏吧!?

    “南弦”

    “嗯?”他微微颔首,撞上她泛着泪花的双眸。

    然后

    他!

    慌!

    了!

    “怎怎么了呀?”他有些着急的摸着她的头,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到:“不喜欢铃铛我们就要玉佩好不好,你别哭啊”

    说道这里,她哭的更大声了。

    不是委屈,而是一种奇妙的感动。

    良久,他小心翼翼的去拿她腰间的铃铛,她却瞬间紧紧的握住,自顾自的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泪花道:“这是你送我的铃铛,可不能拿回去了。”

    “你不是不喜欢吗?”

    “谁说的。”她轻轻摸了摸腰间的落樱铃,露出甜甜的笑容道:“我喜欢的不得了。”

    真的,喜欢的不得了。

    无论是铃铛,还是眼前的人。

    “公子小姐”正当他们欲要离开之时,老板娘方才从一锭金子的梦中晃过神来,急急忙忙将碧青色的玉佩递了上来道:“二位给的太多了,若不嫌弃就收下这个玉佩吧!”

    楚南弦嘴角微扬,正打算接过玉佩,却被洛倾尘打断了动作。

    她看了一眼玉佩,随即轻笑道:“这玉佩的色泽的确是稀罕之物,但我既然要了这个铃铛,便只要它一个。”

    就如同她这个人一样,喜欢一个人,便只喜欢他一个。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身旁之人牵着她的手心微微一颤,顷刻他反手一握,将她的手紧紧的自己的手掌心。

    原来能这样握着此生最重要的人,真好

    远方的戏鼓传来幽幽的悲情的绝唱,一抹水绿色的拂袖长长挥舞,似是唱尽世间痴情人。

    而待他们往戏台之处走去以后,饰物小摊前站着另一个男人。

    他一身金色玄衣,以金衔之,饰以东珠。

    只见他缓缓拿起那枚青碧色的玉佩,嘴角露出一抹极尽妖娆的淡笑:“看来我们的品味才那般相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