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有些时候我承认在对于她的感情上,我会变得特别怂。

    一句我喜欢你,可以好些年都说不出口。

    可或许就是因为隐忍,才可以无论经过多少年的岁月,我都还能一直陪在她身边。

    只不过我没有想到,我们的生命中竟然半路杀出了一个方贺。

    第一眼看到方贺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能抢走我的光芒。

    并不是因为他比我长得好看,而是那双桃花眼,以及嘴角上扬的弧度。

    他和我完全相反……

    他的热情和激进让我感到莫名的烦躁,可却有一丝……羡慕。

    是,我羡慕他。

    羡慕他可以那么义无反顾的接近她,那么不顾一切的表达自己的爱意。

    可我……却做不到。

    那时候的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万丈深渊的泥潭,想要拼命的逃脱,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上岸。

    那段时间,我只要是听见方贺的声音的便无法集中注意力。

    他那轻快的语气,就像是一种深深的嘲讽,让我感觉……我快要失去她了。

    曾经与她并肩的人只有我,而如今……

    那时候,我竟然希望方贺可以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不复存在。

    不知是我的怨念太深,还是因为方贺自己命数太差。

    他真的消失了,亦或者不能说消失,而是成为了植物人。

    听说,他是在给她买花的路上遭遇的车祸。那天是七夕节,他大抵是想要和她告白吧!

    在内心的黑暗面,有一抹莫名窃喜。至少,他已经不能抢走的她了。

    虽然我知道,我也不可能拥有她。因为我知道,这件事对她来说一定有影响,所以我更不能在这个时候成为她的困扰。

    我觉得有我可以等,等方贺醒来的那一天,或者等我们毕业,到了一个需要成家立业的年龄。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等不到那一天。

    我的家族被同行竞争者所盯上,他们用非法手段对我们的公司进行恶意诋毁,热让我们的股票一落千丈。

    可我的父母在商业圈里非常有威望,并且启用紧急方案的速度特别快,公司很快就稳定住了。

    可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直接下了杀手。

    当我接到叔父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和她之间已经不会有未来了。

    原来最先走的人是我,不是她……

    曾几何时,我一直以为我会永远的守在她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即便她最后选择嫁的人不是我,我也可以一直守着她。

    从来不曾想过,离开她,竟然成了我的一个决定。

    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自己的一双脚随时有可能跑下机舱,然后忘记一切仇恨,留在她身边。

    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

    人生总会有很多选择,每一次的选择都是那样的艰难。

    而那次的选择,是我有生之年以来,最艰难的选择,没有之一。

    在美国的日子比想象之中艰苦的多,父母给我留了一笔钱,但是这笔钱存在特定的银行,那些杀害我父母的主导者,一直都派人盯着银行。

    我知道,他们想要抓到我,除之而后快。

    毕竟,为了钱。在那个可以自由使用枪支的国度,对他们来说杀一两个人并不是什么大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