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再回到楚南弦面前的时候,他如同疯了一般冲了过来,直接将她公主抱了起来,朝着马车处飞奔而去。

    洛倾尘不知为何,只觉得一抹绯红爬上了脸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见一时,如隔三秋?

    叮好感度加五,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四十。

    咦!还加了好感度!?

    “哪里受伤了?怎么办,要怎么办”楚南弦轻轻放下她,自己脸色无比苍白,不断的喘着气。可眼底满满的担忧,却只为了她一人。

    “这可如何是好!”念念看着她白衣染上了血迹,眼泪都差点落了下来。急急忙忙端来热水,替她轻轻挽起袖子。

    洛倾尘轻笑一声,挥了挥手道:“你俩别一惊一乍,不是我的血。”

    下一秒,楚南弦身子一怔,这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她看着他深邃眼底极尽的担忧,竟有些心疼起来。

    眼前的人到底是一个怎样深情的男人,为何他毫不强大,却能让人想要不停的靠近。

    或许,这就是一种人格魅力吧!或许

    他长得太好看!

    毕竟即便是如此虚弱的模样,楚南弦的容颜依旧是那般的惊为天人,好似多好看的海棠花与他对比,都显得逊色不少。

    楚南弦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将她的确没有受伤,才渐渐将气息平稳道:“你呀,下次不要这么乱跑了。”

    “是啊!倾王妃,您这一去,爷这颗心呀七上八下的跟着您一起去了。一有个风吹草动,爷吓得脸的白了。”念念见洛倾尘没有受伤,心情也特别愉悦,还不忘打趣儿道。

    洛倾尘看着他俩一唱一和,故作委屈的咬着手指道:“好了好了,没有下次了!我保证!”

    楚南弦见她咬着自己的手指,将她的手拿了拿道:“别咬,会疼。”

    “可我一委屈就喜欢咬手指。”

    “那你以后咬我的”

    洛倾尘闻言,身子微微一怔,眼底毫无预警的泛上一层薄雾。

    不知为何,这般平常如水的话,竟比起那些甜腻到死的山盟海誓,还要让她感动。

    楚南弦见她眼底泛着泪花,竟手足无措的着急了起来,眉梢轻蹙道:“倾倾你别哭啊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能陪你一同去狩猎,害你遭遇危险

    “才不是呢!”洛倾尘吸了吸鼻子,一把抱住眼前一脸自责的楚南弦,在他耳边道:“楚南弦才没有错!我以后,不让你担心了,好吗?”

    “好!”他身体如僵一般定在了原地,她身上有一抹淡淡的清香。好似一种诱人的迷香,他一靠近,就觉得越发的不可收拾。

    “哎,见到爷和倾王妃如此恩爱,念念好羡慕啊!”

    她听见念念的声音,这才不好意思的跳开他的怀抱。刚才过于激动,都忘了身边还有旁人。

    “念念羡慕呀!”洛倾尘清了清嗓子,眼底带着调侃的笑意道:“回头让爷给你许配给良人不就好了。”

    念念闻言,脸颊瞬间一红,立马摇头道:“不要不要!念念要照顾爷和倾王妃一辈子呢!”

    “那我和爷该有多可怜啊!”她故作一脸不乐意的说道:“每次想做点什么不可见人的事儿,总有个念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