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夜之间,有关于洛倾尘和方贺之间的话题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吃瓜群众大部分还是冷静的,毕竟这件事的确和洛倾尘没有关系。

    方贺的一见钟情,与洛倾尘婉言相拒,整个班的同学都看在眼里。

    只不过,即便有同学们的理解,洛倾尘依然觉得心情格外的沉重。

    何锦年这几天格外的安静,总喜欢默默的跟在她身后,一言不发。就像是一个守护神一样,陪伴在她身边。

    “下午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吧!”中午吃饭的时候,何锦年微微抬眸,眯了眯眼,目光中闪烁着一抹淡淡的心疼。

    优糖将糖醋排骨夹到她碗里道:“我也陪你一起去吧!”

    洛倾尘抿了抿唇,眸子里闪过淡淡薄雾看着他们道:“谢谢你们。”

    如果方贺不会醒,她的心里终究不安。

    她甚至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和何锦年之间的关系,他们似乎回到了之前的样子,对于以前的那些事闭口不提。

    病房里,方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对面插着一束已经枯萎玫瑰花。

    他没有醒,也没有死。

    时间过得很快,学校里的人们渐渐忘记了当初轰动一时事件,而最终洛倾尘也没有和何锦年成为情侣。

    时光匆匆,他们就这么到了毕业之际。

    毕业典礼当天,何锦年依旧为她准备好早餐,将一枚栀子花勋章别在她胸前道:“小丫头终于毕业了。”

    “你……打算出国考研吗?”洛倾尘眨了眨眼,看着面前的何锦年。

    “嗯,算是吧!”何锦年认真的凝望着她的双眸道:“你要好好的。”

    突然之间,那抹离别气氛渲染在他们身边。洛倾尘轻笑一声,眸子里闪过一抹浅浅的流光道:“如果哪一天,你有……”

    “应该不会有那一天。”他似乎从她的眼眸里看出了他想说的话,给了她回应。

    “何锦年……”她深吸一口气,眼眶一红,差点没落下泪来。

    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猛然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往自己身边一带,紧紧的抱住了她。

    第一次在这么清醒的情况下,感受到他那么炙热温暖的拥抱。

    那样真实,那样久违的拥抱!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

    这一声系统提示音在脑海里闪过的时候,她有一种这个位面即将要结束的感觉。

    可为什么心中犹如一块大石头堵住一样,喘不上气。

    她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上天给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让方贺成为植物人,让一切偏离了她原本想要前进的轨道。

    如果方贺出现的再晚一点,再他们已经成为情侣之后出现,或许她也不会有这种莫名的愧疚感。

    其实她并不觉得自己对不起方贺,只是当方贺沉睡不醒成为植物人的时候,她并不能那么坦然的幸福下去。

    终究,做人做事,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无论人家是出于什么原因接近的自己,他都是因为给她买那束鲜花,成为的植物人。

    毕业照上面她笑的特别甜,浅浅的梨涡,微扬的嘴角,还有何锦年亲手为他戴上的学士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