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哼,怕是你不敢吧!”千初月朝着她翻了个大白眼道:“刚才那三箭恐怕就是运气,这下真要比试便害怕了。”

    “要不你也运气一个我看看?”洛倾尘目光一敛,眸子里闪过一丝阴鸷。

    千初月似乎被这样的眼神吓着,不自觉的踉跄一退,朝着楚北夜的方向靠了过去。

    “初月对骑射没有研究,弟妹别见怪。”楚北夜故意温柔的牵过千初月的手,目光却依旧在她身上,没有离开。

    “对骑射没有研究不可怕”她摇了摇头,嘴角微扬道:“可怕的是脑子这东西她也没有。”

    她说的没毛病啊!三箭百分之百命中能说成是运气的人,她真的带了脑子出门?

    “你”千初月气的嘴唇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还嫌不够丢人吗?”只见她刚要反驳,却被楚北夜打断了话。他有些生气的沉下了脸,千初月才不再说话。

    最终,她只得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人,看着她一脸甜甜的笑着。

    不得不说,松丘山的确有些冷。她披着披风都能感受到阵阵寒意,更何况是身子骨较差的楚南弦。

    只见他干咳了两声,脸色越发的苍白,可他却死死的咬着唇,没有说话。

    “念念,去马车上拿我昨日泡的罗汉果茶顺便拿两个苹果来。”洛倾尘轻轻唤了一声身旁的念念,随即转过身看着楚南弦道:“爷,我们坐在一旁喝点茶吧!”

    她承认她过于想要早点虐虐男女配,没有把他的身子放在第一位。

    “无妨”只见他缓缓抬头,将她有些松散的披风穿好。良久抬眸问她:“以前未听你说,你对骑射之术有所了解。”

    她真的变得很不一样,眉眼之间的那一抹自信神色,无论是小时候救她之时,还是她嫁给她之时,都不曾有过。

    这种笃定的气势,绝非潮汐一瞬就能够拥有。

    他自问作为另一个身份的自己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如她之人。

    她为何会变他尚且不知,但却有些沉溺于她的这种变化。

    如若一切都不会改变,就这么过下去,该有多好。

    “现在厉害不就好了,这样我就能保护爷了!”她眉梢微动,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

    “哈哈,就你这等技术还想保护人?”千初月傲娇的晃了晃脑袋道:“我们家北爷都已经射了好几只野兔了,可不像你们,就只能喝喝茶”

    “你”念念尚可听出千初月的意思,又何况是她。

    “怎么,你一个小丫头还想和我顶嘴。”千初月见最先开口的是念念,狠狠的瞪了一眼,看那架势好似要上来扇人巴掌一样。

    洛倾尘坐在楚南弦身边,将罗汉果茶水递给他后,缓缓起身。

    只见他眉间紧蹙,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是那般的无用,多么想能让另一个强大的自己站在她身边保护她。

    多么想

    “别担心”她柔软的手轻轻抚上他的眉心,半眯着眼。

    全身上下散发着冷漠之意,一片冰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