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弦弟近日身体可好些?松丘山在北寒之地,风大!”楚北夜眉头动了动,嘴角带着一抹类似于嘲笑的笑容,看着楚南弦道。

    洛倾尘闻言,嘴角微扬道:“我们家爷我自会照顾好,就不劳烦北爷费心了。”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面前的楚北夜目光一冷,一双瞳孔睁的老大,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怎么可能?这种话怎么可能会从她口中说出来。她不是最喜欢他的吗,她不是只要看见他就会和粘人的苍蝇一样扑上来吗?

    为什么现在她,身姿摇曳,带着浅浅的笑容,可却离他那么远。

    “北爷,我们上车了。”一旁的千初月有些忍住不了楚北夜对洛倾尘极为注视的目光,撇了撇嘴,在一旁娇声的说道。

    楚北夜见楚王走了过来,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冷哼一声上了车。

    “倾倾,真的要去吗?”楚南弦显然有些担心:“我不是怕自己有危险,我怕我保护不了你。”

    他的眉眼之间带着隐隐的担忧,从前的六个王妃虽都被楚北辰在不知不觉的害死了。可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或许是因为他深知自己只有一魂一魄,最多只能抱以怜悯之心替她们超度。

    可她不一样,她就像海棠花飘过的花瓣,一阵春风一般落在他的身边,毫无预兆。

    他每当入夜之时身子便更加的虚弱,甚至连一盆水都提不动,这样的他怎么能够保护她

    “别担心,我保护你。”洛倾尘轻松的朝着他眨了眨眼道:“谁敢欺负你,我就欺负揍他!”

    没毛病,她打不过没关系,她有系统啊!

    宿主这个时候就想起了系统!

    其他时候想起你也没用啊,我又不喜欢你!

    宿主现在成天就知道欺负系统了!

    一路上马车颠簸的很,她就这么靠在他身边,听着系统和她讲述他是君邪阁阁主的事情。

    由于这些事情连原主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她的脑海里是没有印象的。

    系统,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只有他睡着了以后,另一个身体里的二魂六魄才会苏醒?

    君邪阁阁主本就只有魂魄,没有**。因此他即便能力强大,却不能离开阁楼半步。

    只有魂魄?那为什么而当初老阁主要选择他成为新一任的阁主呢?

    因为老阁主是他的外公,如若不是有这层关系,血蛊之毒又怎么可能仅仅有了这种代价就能清除。

    那怎么样他的三魂七魄才能完整归位呢?

    他此生最爱之人,以血而祭。

    洛倾尘听到最后四个字就觉得毛孔悚然,便不再问了下去。

    虽然她很想能够帮助楚南弦恢复正常人的身体,但只要她一直在他身边,仅有一魂一魄也能幸福没满的过下去,不是吗?

    “爷,倾王妃,到了。”念念撩开帘子的瞬间,脸颊一红。

    此刻的洛倾尘蜷缩在楚南弦的怀里,睡的特别的香熟。

    直到听见念念的声音,她方才揉了揉眼,抬眸看了看楚南弦。

    只见他一双手臂已经红肿的不能动弹,额头上泛着点点汗珠,眼眸中却依旧温柔如水。

    他抬起另一只手轻轻的整理她的发丝柔声道:“还困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