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深吸一口,抬了抬眸,朝着屋内走去。

    推开木质的门,咯吱一声,寒风从洞口吹了进来,冷的她一阵哆嗦。

    屋内很黑,洛倾尘从门口拿了一盏灯笼往里走去。

    当她把灯笼缓缓抬起的一瞬间,立刻红了眼眶。

    整个花灵屋就就和他们当年成亲之时的内殿一模一样。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无论是兰花的摆放还是烛台的位置,亦或是那一面巨大的铜镜。

    皆是完美复刻……

    洛倾尘看着眼前如此的场景,只觉得心口一跳,想要嚎啕大哭,缺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一直觉得自己浑浑噩噩的十年,却不知这十年对于南逸笙而言是多么的寂寞难熬。

    或许,她应该更努力一点逃跑,用更快的时间回到他身边。

    “谁让你进来的,不想活了对吗?”身后传来一抹冰冷到极致的声音,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而这抹声音对洛倾尘而言,是那样的激动和熟悉。

    她轻轻蒲扇着睫毛,缓缓转身,倚着一轮明月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他。

    看着他那张让人永生沉溺的惑世容颜,一张脸仿若是上天选最好的玉石专心雕刻的绝世之作,暗夜深潭的眸子带着无比强大的气场。

    这样的南逸笙,她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

    她看着他的眉眼,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唇,不能说话,泪却先落。

    手中拿着长剑的南逸笙见她如此模样显然一愣,目光陷入些许的迷离,但很快眼神便黯淡下来,再次开口道:“门口的牌匾看不见吗?入屋者……死。”

    话音一落,南逸笙手持长剑,纵身一跃朝着洛倾尘的方向攻击而去。

    他的剑法极快,不愧是世间第一高手,刀光剑影之间根本不给她丝毫活路。

    但其实,凭借她的身手她还是可以全身而退的躲掉,但是她没有……

    她闭了闭眼,刀光闪过她眼眸前的一瞬,一缕青丝缓缓落了下来。

    落在白雪之地,落在了他的心尖上。

    下一秒,他猛然抬眸,深邃的眸子闪烁的细碎的微光看着她道:“你为什么不躲?”

    她缓缓睁开眼,看着距离她颈脖之处只有分毫之差的剑锋,眉眼轻颤,一滴晶莹的泪落在了他的长剑之上。

    顷刻之间,她右手微抬,紧紧的握住剑锋之处。

    鲜红的血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她手心更加用力一按,血如涌柱一般的流了下来。

    可她面色淡淡,就连眉心都不曾皱上一皱。似乎疼痛的不是她,流的更不是她的血。

    一脸淡定自若,就如同地上的白雪,冰冷如霜。

    南逸笙右手一抖,直接松开了长剑,语气中似是带有一些责备的吼道:“你这是做什么?!”

    为什么此时此刻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女子站在他面前他会觉得莫名的兴奋。

    为什么看着她手心流血的时候的,心脏会莫名的疼。

    为什么她清澈的眸子里,能让他感觉到熟悉……

    太多的为什么在他脑海之中闪过,而他却得不到一个答案。

    直到……

    剑柄咚一声落地,洛倾尘以方才他都不曾有过的速度来到他的面前……

    颔首、抬眸、以吻封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